设计股权激励时,股东预留股权,没想到,离婚后原配偶获一半份额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41篇文字

设计股权激励时,股东预留股权,没想到,离婚后原配偶获一半份额


股权激励制度,对于公司来说,并不是那么容易制订的。想要弄妥当,不仅需要总体的研究和设计,而且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注意。

下面说个案例,就是关于股权激励制度设计中忽视的一个细节。

在一些公司的股权激励安排中,为了给未来的股权激励预留股权份额,会让某个股东保留一部分股权,并且以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的方式明确这部分股权的性质。

但是,A公司在“预留股权”这个问题上,忽视了股东的婚姻状况是可能发生变化的。

王某某,是A公司的大股东,直接持有A公司35.20%的股份,同时,通过B合伙企业间接享有A公司17.40%的表决权,持股比例合计为52.80%。

B合伙企业在工商部门登记的执行合伙事务的合伙人为王某某,出资额为440万元,王某某持有72.8138%的合伙企业财产份额。

温某某,原来是王某某的配偶。2018年8月,法院判决双方离婚。

接着,温某某作为原告,又起诉了王某某。诉讼请求是:要求确认被告王某某持有的B合伙企业72.8138%的50%计36.4069%归原告所有或向原告支付相应的折价款。

温某某的理由也很简单:B合伙企业成立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是以夫妻共同财产投资设立的,离婚案件中未对上述企业的财产份额进行处理,所以现在起诉要求分割。

继续阅读“设计股权激励时,股东预留股权,没想到,离婚后原配偶获一半份额”

法院:即便确实是代他人持有股权,也有权行使股东知情权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40篇文字

法院:即便确实是代他人持有股权,也有权行使股东知情权


人与人的关系,是微妙的,是易变的。

当你找另外一个人为你代持某公司的股权时,会产生许多不确定的风险。其中有一个风险,就是你找的这个人与你之间未来关系的风险。

你找一个人替你代持股权,通常来说是找一个自己比较放心或者能够控制的人。

但问题是:即使你选择时的眼光是正确的,可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发展变化的,谁能够保证人与人的关系在未来不会发生变化呢?

而且,更重要的是,被“名义”股东这个名词给误导了,以为“名义股东”没有什么实权。但是,从法律上看,恰恰相反,通常情况下,名义股东的股东身份和股东权利才是更确实的。

原告李某起诉到法院,将公司列为被告,要求行使股东知情权。

继续阅读“法院:即便确实是代他人持有股权,也有权行使股东知情权”

协议离婚后,认为对方隐瞒了股权,起诉要求分割,法院为何驳回?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9篇文字

协议离婚后,认为对方隐瞒了股权,起诉要求分割,法院为何驳回?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议和损失,涉及重大财产的合同和协议,都需要谨慎和专业的合同内容安排。

离婚协议,也是协议,同样需要谨慎的内容涉及和安排。

一份妥当的协议,应当是互相有所考虑,互相得到些价值的。但是,现实中,离婚双方的情绪容易处于某种“非常态”的状态,离婚协议的质量通常都不高。

今天来说个实例,看看这个案件中的离婚协议有什么问题,怎样才能改进得更合理些?

沈某、周某某原来是夫妻。双方于2006年5月20日登记结婚,2008年6月生育一子。2018年4月9日双方经民政局协议离婚。

双方签订了离婚协议,其中包括子女抚养、抚养费及探望权和债务安排等内容。关于财产分割,这份离婚协议是这样写的:

夫妻共同财产的处理:

1、夫妻双方无共同房产需要处理。

2、夫妻婚后购买的沪牌奔驰家用轿车归女方所有。

3、双方各自名下的其他财产归各自所有。

可以说,上述关于财产分割的协议内容,极其“简洁”。

但是,正是这样的“简洁”,导致了在离婚后双方又起了争执,又打了一场官司。

沈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分割周某某所持有的某公司240万股股份,并分割周某某于2018年分得的该股份红利。

沈某向法院表示,离婚协议书签订的时候,被告周某某隐瞒公司股份,所以离婚时未作处理。根据某公司招股协议书,被告持有该公司股份。根据公司利润分配方案,被告获得2018年度股份红利80余万元。原告在双方协议离婚后即2019年7月才获悉被告名下的股份。

继续阅读“协议离婚后,认为对方隐瞒了股权,起诉要求分割,法院为何驳回?”

离婚诉讼同时,丈夫调解归还股权给他人,妻子又诉撤销调解,败诉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8篇文字

离婚诉讼同时,丈夫调解归还股权给他人,妻子又诉撤销调解,败诉


法律问题,有自己的逻辑,一码归一码,不能随意把所有相关的事情全都混在一起。

罗某(男)、刘某(女),是夫妻关系,但是,2018年5月开始打起了离婚诉讼,刘某起诉的。

离婚诉讼案件正在进行中的时候,罗某又作为被告被王某起诉了,这是一起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件,王某起诉要求罗某支付股权转让款。

2013年3月12日,王某和罗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王某将其持有A公司50%股权作价25万元转让给罗某,罗某于该协议签定之日起10日内向王某付清全部股权转让款。同日,双方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罗某对A公司持股100%。

2017年1月5日,罗某和王某签订《协议书》,约定2013年3月12日《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罗某并未按照协议内容向王某支付25万元的股权对价款;罗某承诺于2018年1月5日前一次性向王某支付25万元股权对价款;若罗某未履行前款内容,王某有权单方解除双方于2013年3月12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罗某应将其持有标的公司的50%股权变更登记到王某名下并向王某支付股权对价款30%的违约金。

王某就是依据上述合同和文件,提起对罗某的诉讼的。

最后,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了罗某归还王某股权的意见。法院出具了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调解书,内容是:

一、罗某返还王某原在A公司处持有的50%的股权;

二、A公司、罗某于调解书生效后30日内至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申请办理股东变更的登记手续;

三、双方于该案无其他争议;

……

这份调解书,简单地说,就是王某不要转让款了,拿回股权。

但是,罗某的妻子刘某,并不认为这场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件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刘某认为:

1、A公司经营状况良好,罗某有能力支付给王某25万元的;

2、罗某与王某,两家关系亲密,罗某没有理由不支付股权转让款,双方也不可能为此发生诉讼;

3、罗某明显是做局转移财产;

4、A公司的股权价值早就升值,价值远超25万元,返还股权对刘某的权益造成了减损。

刘某的这些观点,单凭社会经验来看,是有可能的。但,问题是,关于罗某和王某故意串通进行虚假诉讼,刘某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毕竟罗某和王某连亲戚都不是,而且还有人民法院生效的民事调解书。

继续阅读“离婚诉讼同时,丈夫调解归还股权给他人,妻子又诉撤销调解,败诉”

债权人起诉公司,股东立即卖出股权退出,却仍被判担责,为什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7篇文字

债权人起诉公司,股东立即卖出股权退出,却仍被判担责,为什么?


法院对于公司的债权人的保护,现在越来越重视了。同样的,对于公司股东以各种方式试图逃避责任的行为,法院也倾向于否定。

人民法院的这个倾向,有时候在个别案件中,会呈现出一种“突破”现有法律理解的现象。因此,在实务中,特别是在事前的研判时,对法律的实务理解要留有某种余地。

今天要聊的这个案件,又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对现在流行的法律理解的突破。但是,根据案情来细细分析,法官作出的论断,内在逻辑还是顺的。

A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2016年7月起,A公司的股东变更为陈某等三人、陈某认缴出资40万元,是持股比例最高的股东,也是法定代表人。

2018年3月27日,A公司的债权人B公司,起诉A公司偿还债务。当时的法定代表人陈某,还签收了法院向A公司邮寄的起诉状、证据副本、传票等诉讼材料。

但是,陈某随后立即进行了一个特别的操作:退出A公司。

也就这代表A公司收到上述诉讼材料后的第4天,A公司完成了股权转让和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决议。陈某将自己所持有的40%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曹某,由曹某担任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这天起,陈某既不是A公司的股东,也不是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高管。

还有一个情节:那就是,陈某转出股权的时候,还没有实缴注册资本,因为A公司规定的出资期限是“2034年4月28日前”。

陈某退出A公司后,B公司起诉A公司的那个案件经过审理,法院作出判决,判决A公司支付B公司货款。

因A公司未履行上述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B公司申请强制执行,因A公司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终结该次执行程序。B公司一分钱都没有执行到。

随后,B公司就向法院提起了本文要说的案件。B公司的诉讼请求是:

1.判令陈某在40万元、史某在30万元、李某在30万元的认缴出资范围内就A公司对B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2.判令曹某对陈某补充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责任。

你看,很有意思,起诉的主要对象居然是已经完全退出A公司的陈某,现任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反而只是对陈某承担连带责任。

B公司这次起诉,案件性质是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B公司所依据的,可以说就是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第6条,是这样表述的:

6.【股东出资应否加速到期】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股东依法享有期限利益。债权人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下列情形除外:

(1)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

(2)在公司债务产生后,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或以其他方式延长股东出资期限的。

A公司作为被执行人,人民法院已经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所以,可以认定为“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因此,依据上述司法理解,A公司的债权人可以请求未届出资期限的股东“加速出资”,对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但是,问题是:能拉上陈某吗?

陈某不仅在本案中已经不是公司股东了,而且,早在“A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还没有判决之前也已经不是公司股东了。

另外,陈某出让股权的时候,出资期限还未届满,所以陈某也没有“不履行出资义务”的违法情形。

在以往看到的案例中,之前的“老股东”,能够被拉过来承担责任的,通常是因为没有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及时实缴出资,像陈某这样的情况很难被拉进来。

可是,本案判决的结果是完全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陈某被判对公司的这笔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的主要理由是:

继续阅读“债权人起诉公司,股东立即卖出股权退出,却仍被判担责,为什么?”

股东投入资金超过了应缴纳的出资额,多投入的钱算是什么性质的?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6篇文字

股东投入资金超过了应缴纳的出资额,多投入的钱算是什么性质的?


公司经营中,经常存在着这样的情况,股东实际投入公司的资金,远远多于应缴出资。

例如,公司注册资金100万,王某持股60%,应缴出资是60万。但是,因为公司运营需要的资金不止100万,所以王某实际投入公司的资金有100万。那么,从法律上来看,多投入的40万,是什么性质呢,能随时从公司提取出来吗?

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首先,来排除一些比较明确的情形。

比如,在入股协议或者公司章程里,明确规定股东实际出资额高于注册资本额,超出的部分作为资本公积。这种情形里,多投入公司的资金性质是明确的,是公司的资本金性质,所以不能随意从公司提取出来。

再比如,股东将资金转入公司,与公司签订合法有效的借款合同,那么这笔资金就是股东对公司的债权,公司应当按照借款合同的约定偿还给股东。

但是,在约定不清楚的时候,股东多投入公司的资金的性质,就很有可能会产生争议。今天就来谈一下这个问题。

先说一个流传的错误观点。

这个流传的错误观点,是一些人根据最高法院的一个案例,自己错误总结出来的。

继续阅读“股东投入资金超过了应缴纳的出资额,多投入的钱算是什么性质的?”

“借”别人的名义买房,怎么证明是“借名买房”?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5篇文字

“借”别人的名义买房,怎么证明是“借名买房”?


在没有明确的合同的前提下,怎么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借名买房”的事实呢?有客户去年向我打听过类似的问题。今天就来聊一下这个法律问题。

要理解这个问题,拆开来,要搞清楚3个问题。3个问题都很重要,而且是一环套一环的:

第一,什么是“借名买房”,法律上是什么性质?

第二,借名买下房屋后,能要求把名字换回来吗?

第三,没有合同的情况下,怎么证明有“借名买房”的事实?

下面就按照顺序来说一下。

继续阅读““借”别人的名义买房,怎么证明是“借名买房”?”

目标公司不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理由是出让方还没缴税,有道理吗?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34篇文字

目标公司不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理由是出让方还没缴税,有道理吗?


大致在2020年前后,部分地方开始了这样的做法:个人办理股权转让变更登记之前,必须要完成纳税申报。没有完成纳税申报的,就不能办理相应的变更登记。

例如,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和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21年第3号通告《关于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管理有关工作的通告》中规定,“个人转让股权办理变更登记的,应先持相关资料到被投资企业所在地的主管税务机关办理纳税申报,再到市场监管部门办理股权变更登记。”,“国家税务总局北京市税务局与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实行个人股权转让信息交互机制。经查验已完成税款缴纳(纳税申报)的,市场主体登记机关依法为其办理股权变更登记。”

广东、深圳、天津、安徽等地方也都有了类似的规定出台。

去年,我在自己制作并向社会共享的《2021年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样本(2021年第3版)》中,也针对这方面的情况调整了相应的条款内容。

所以,建议在操作个人股权转让合同的时候,要在合同内容上把完成纳税申报这个问题考虑进去。

今天来看某省法院今年的一个案例。看看人民法院在这个问题上的微妙态度。

这个省,之前也有类似的转让股权变更登记前要提供完税凭证的规定。目标公司(A公司)以此为理由,认为不办理相关的变更登记是合法合理的。

狄某,打算将自己所持有的A公司1%股权转让给严某。

继续阅读“目标公司不办理股权变更登记,理由是出让方还没缴税,有道理吗?”
李立律师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不提供线上法律咨询;谨慎接受委托,尽心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