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商业谈判,大多数是温柔而无聊的

戏剧性的东西,容易让人印象深。刚学法律的新学生们,总有被戏剧迷惑的,以为庭审就是冲突,商业谈判就是诡计。其实,据我所经历或听闻的,大多数的商业谈判不过就是像生活一样平平无奇、有点无聊,有点温柔。

商业谈判,其实就是为了促成交易(合同)。法律说了,合同是“协商”出来的。“协商”这个词比“谈判”好。“谈判”,在中文里暗含一种对抗的意思,这在商业来往上是不合适的。

需要对方提供产品或服务,那你就根据你的考虑报一个价格给对方,其实就是问“这个价格能不能卖给我?”,对方回答可以,交易就达成。就是这么无聊。但是,这种无聊是所有商人喜欢的交易,因为高效。

对方如果回答“不行,要多少多少价格才可以”,你觉得可能差距太多,说声再见就行,如果你觉得可以拉拉价,双方就讨价还价。为了增加点说服力,理性分析、打感情牌,各人可以按照个性能力进行发挥,但目的都是促成交易,不会真的吵闹,这就是互相给的温柔。

复杂的项目,商业谈判是非常烧脑的,但实质仍然如上。这种情况下,通常应当寻求商务律师来协助谈判。但是,我见过这样的情况:一方找来的律师,把法庭上搞对抗和辩论的那套带进了商业谈判,最后都是灾难结局,把本来的合作机会生生给黄掉。

那么,怎么寻找合适的协助谈判的商务律师呢?其实只要你掌握几个原则就行。关注公众号:合伙指南,发送回复:1122,即可取得我提供的一些建议。

股东向公司借款的借条怎么写、以及为什么

很多人对于“开公司”这件事,有着深深的误解:以为因为自己全额出资的或绝对控股的,这公司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想怎么操作都行。于是,公司的钱随时转到自己个人账上或用于个人其它用途。

多少企业家,因此入了监狱。有的企业家,甚至实际投入公司的资金超过他从公司借出的,依然被定罪,因为,“挪用公司资金罪”,是不考虑你另行投入公司的资金的,这个罪只关心你从公司拿出钱来是不是合法合规。

所以,在一次小型分享讲座时,我半开玩笑的说,这些获罪的企业家,归根结底,是犯了“思想罪”,他们在思想上没有一个现代企业家应有的“专业感”。我们说一个专业人士很专业,是指他在处理专业事务时能够抛开个人的价值认知和情感,以专业原则和精神为准。企业家,必须要有将自己和公司在观念上清楚区隔开来的“专业感”。

思想上难控,流程上可控。我一直建议股东从公司拿走钱款一定要打借条,避免犯大错。

这个借条怎么写呢?我看到过很多版本,我都不太满意,特别是大段文字为主,重点不清楚。我设计了一个借条模板,分条设置,一个条款就是一个要点,更方便没有太多法律专业经验的人士参考使用。

【关注公众号:合伙指南,公众号内发送回复数字:1120 ,免费获取“股东借条参考模板2019年版本”】

仲裁也能“上诉”了?


我国仲裁法规定,仲裁是一裁终局。但是,深圳国际仲裁院在我国率先推出“选择性复裁程序”,即对于仲裁地法律不禁止仲裁上诉的国际商事仲裁案件,允许当事人约定就仲裁裁决向仲裁机构提请复裁。这是不是违反我国仲裁法规定呢?


深圳国际仲裁院的“选择性复裁程序”,仅仅适用于仲裁地法律不禁止仲裁上诉的国际商事仲裁案件。根据司法解释,仲裁协议约定了“仲裁地”的,仲裁适用仲裁地法律,所以,假如仲裁协议当事人协议选择的仲裁地法律不禁止仲裁内部上诉的,这可以视作并没有突破我国仲裁法的规定。

个人合伙成立,按实质判断

《民通意见》第50条规定并非将“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作为在没有书面合伙协议时认定个人合伙关系的必要条件。

无论是书面合伙协议,抑或证人证言,均为判定个人合伙成立与否的证据形式,其证明目的在于判定是否符合合伙“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实质要件,由此,不排除在既无书面合伙协议,又无两个以上无利害关系人证明有口头合伙协议的情形下,根据其他证据并结合有关事实,认定存在合伙关系的可能。

所以,是否符合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合伙实质要件系合伙关系成立与否的判断标准。

〖(2019)沪02民终7631判决书摘抄〗

期待什么,才会焦虑什么

期待什么,才会焦虑什么。人生本来就是经常两难,人生本来就是需要选择,选择就意味着要放弃一些。总是想着两头都拿到好处的,最终都不太会有好果子吃。

有这种情况,就是在股权安排、员工激励、员工管理等方面,似乎总是“什么都想要”。既想要对方接受股权激励,又不想让对方实际上享有股东权利;既想要别人受控制,又要让别人能有企业主人心态去卖心卖力。这世界上哪里会有那么多好事。或许有人说,他能两者都平衡兼得,说穿了就是利用对方心智或经验上的不足,可是人总是会成长的,而且周围人也看在眼里,你在忽悠别人,还能期望别人给予你忠诚吗?

焦虑,绝大多数都是自己的行为和想法形成的,不是别人造成的,当然也不是别人能够贩卖给你。

人总是要有些焦虑的,但是,你可以选择焦虑什么。假如你期待其他股东给予公司更多的心力,假如你期待团队有更长期的合作发展理念,假如你期待别人给予你更多的忠诚和信任,那么,首先要做的是,要正视和合理调整自己的预期和期待,然后根据自己的期待去制订方案和策略,而不是种下草种却期待长出麦子来。

OKR淘汰KPI吗?

KPI,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的缩写,关键绩效指标。
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的缩写,目标与关键结果管理法。
KPI流行已久,深入人心。OKR来势汹汹,充满新意,会不会淘汰KPI呢?
1、
先看一下新的OKR有什么特点。虽然和KPI都是绩效工具,但OKR不是以考核为主要目的,而是提醒和团队内监督的作用,也因此要求公平透明。另外,OKR鼓励在设定目标和关键结果时要突破个人舒适区,因此完成结果无法百分之百达成是正常。
2、
可以看到,OKR和KPI并没有构成直接的竞争,所以不存在谁代替谁的,谁淘汰谁的说法。
3、
但是,OKR的兴起,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传统绩效考核机制的固有缺陷。传统绩效考核机制,体现的是一种传统的“计划”思维。“计划”的完美,取决于计划者在企业目标方面全知全能和对所有未来重大变化的预知能力。在传统绩效考核制度兴起的年代,行业和市场环境的变化速度并不激烈,所以传统绩效考核能收到相当的效果。可是现如今的变化越来越疾速,没有人能全然预测和计划,除非是神。
4、
OKR也仍然保留了传统绩效考核机制的理念,但是一种改良的“计划思维”,就好像中国改革之初的“双轨制”。
5、
传统绩效考核理念一定是会被时代淘汰的。我认为,那些越是适合KPI考核的工作岗位,越是适合首先被AI取代。

互相理解,这个不是很要紧

协助撮合像融资、入股、并购、合作之类的交易时,我一直努力向各方传达一个理念:条件和界限是最重要的,不要过于执着地去深究对方内心的想法。

人心,海底针,男女都一样。理解人性,其中要义之一就是要理解“互相理解是极其困难的”。过去有“理解万岁”一说,你想想这世界上有万岁的人吗?所以啊,理解万岁,实际上说的就是理解不可能。转回正题,为什么互相理解在这类交易中不是首要的:

1、

所谓交易,本来就不需要理解对方的内心。你在市场上买朵花,卖花的人不需要理解你是去求爱还是去上坟。

2、

涉及公司运作的股权交易和合作之类的交易中,双方需要在后期经营管理中进行磨合的,协议不可能事无巨细地规定,要靠后期的磨合商议来处理。商业,就是要商量着来。

3、

条件和界限才是这类交易首要要考虑的事情,包括交易的基本对价和内容,双方行为的上限和下限要明明白白地表达清楚,双方特别要的权利、特别要做的事、特别要承担的额外义务,这些都要重点协商,摊在桌面上来。

4、

条件和界限的协商,是很多人的弱项,可能和性格和文化有关,要么抹不开面子,要么不明说而是使计谋拐着弯暗着想取得。有时候,看着一方开出的条件里满满得一大堆文字,总结下来就是要让对方实际在股东会没有控制权,累得慌。其实,更合适的做法,是直接把这个说出来,毕竟本来入股就不一定是要取得控股权的(这个可能有人不理解,以后我有空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