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投资人签署投资协议,一个“死”了,其它人免除投资义务吗?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95篇文字

多个投资人签署投资协议,一个“死”了,其它人免除投资义务吗?


写在一份合同书里,并不代表就是“一起”的。

在一份增资入股的协议书里,有2个入股的投资人,承诺向公司出资,成为公司的新股东。其中一个投资人已经把钱打到公司银行账户上了,并且本人还进入公司担任了公司的经理。

可是,公司的章程一直没有修改,工商变更也没有办理。主要原因是:协议书中的另一个投资人(一家合伙企业)一直没有按照协议出资,而且后来还注销了。从法律上来理解,就是这家合伙企业“死了”。

这时候,已经出资的那位投资人认为,投资协议的一方当事人已经不存在了,这份协议书已经无法继续履行了,所以公司应当返还自己已经投入的100万元。

这是我从一个新的案件中抽离出来的一个问题。在实际的案例中,双方还有其它的争议焦点。

之所以抽离出来这个问题单独聊一聊,是因为在我的工作中发现这个问题是带有某种普遍性的。很多的合同当事人,对于这个法律要点,是缺乏敏感度的。而对这个缺乏认识,会养成不好的合同操作习惯,平白无故地增添了不必要的法律风险。

举个实际的例子来说。

有3个新的有限合伙人,要加入合伙企业,合伙企业起草入伙协议。由于这次入伙的情况都是一致的,所以,合伙企业就起草了一份协议书,将3个人都写进去。然后,这份协议书交到我的手里请我审核。

其实,关于入伙的权利义务等方面,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都是常见的。但是,我还是在和客户充分沟通后,将这份入伙协议,拆分成了3份入伙协议,一个入伙人一份入伙协议。

为什么要分开呢,这样不嫌啰嗦吗?

在合同文件的内容设计方面,我是一个倾向于“简单”的人,能不增加的,我就尽量不增加。

但是,简单,并不意味着随意简化。因为,这里还有一个配套的经验:少,并不意味着简单;多,未必就是复杂。

在上面这个例子里,每个入伙人与合伙企业的入伙协议,都是互相独立的法律关系,在履行过程中可能有不同的情况产生。放在一起,看似文本纸张少了,其实关系反而复杂了。假设其中一个入伙人违约了,那么协议上其他的入伙人有没有关系呢?假如打官司,交到法院的入伙协议上的这些当事人都要作为诉讼当事人吗?

当然,可以解释法律关系是互相独立的,但这不就搞得复杂了嘛。

再举个实例:关于办公楼的租赁协议的内容设计,可以搞得非常细化。比如说,租户的来访客户所造成的损害怎么赔偿,可以写入协议;租户的员工上班能不能带宠物,也可以写入协议;租户的员工能不能在公司过夜睡觉,怎么判断是加班还是长期当作宿舍在使用,这也可以写入协议。这是不是搞得太复杂呢?

这未必是复杂,反而是简单了。可能其中规定的情形90%都很少发生,但是一旦发生,就直接有明确的约定,双方就不会因为理解不同而扯皮,这就减少了双方争议的发生和解决争议的时间。

所以,在实际操作合同文本内容设计时,要关注的是尽量减少履行过程中的复杂和不明确,而不是说为了看上去简单就减少文本数量和字数。

说回本文标题里说的那件事情。

一份增资协议里,同时写入了2个投资入股方,一个就姜某,另一个是A合伙企业。增资入股协议约定,姜某出资136万元,A合伙企业出资80万,其他原股东也有增资。

姜某实际转账到公司100万元。可是,A合伙企业却注销了,《企业注销登记申请书》《全体投资人承诺书》显示,A合伙企业申请注销登记前未发生债权债务,无对外投资。

公司就一直没有办理股权变更登记,公司注册资本也没有作变更。

姜某通过电话、微信多次与公司观点联系,要求返还投资款。随后,提起了诉讼,要求公司返回100万元。

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二审法院认为姜某实际以股东身份参与公司经营两年,并且收取了公司给所有股东发放的“股息”,公司也表示愿意配合办理工商登记,所以,实际已经取得股权。

对于姜某认为的“增资协议另一个出资人A合伙企业无法履行协议,所以协议实际无法履行”的观点,二审法院认为,各投资者的投资义务独立,另一投资人实际是否履行以及能否履行出资义务,并不影响姜某的投资义务。

【本文作者:李立律师 擅长公司、股权、合伙等公司类法律实务,政府法律顾问,政府评定的优秀律师,1999年开始执业,办公地点上海市】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仅供联络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