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民法典134:判决离婚协议约定生活费不再支付,因为生活不困难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883篇文字

《聊民法典系列》是李立律师的读民法典笔记

聊民法典134:判决离婚协议约定生活费不再支付,因为生活不困难


第一千零八十六条 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者母,有探望子女的权利,另一方有协助的义务。

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由当事人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离婚后的探望权,是原《婚姻法》最后一次修订时增加的立法内容,《民法典》本条基本上是复制了原《婚姻法》的规定。

离婚后的探望权,是离婚后不直接抚养子女一方的权利。这是一项法定的权利,不需要通过法院诉讼的方式来确权。但是,对于行使探望权利的方式、时间当事人协议不一致的,或者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拒绝另一方探望子女的,另一方可以起诉到法院请求判决。

目前,实务中最困扰的问题是探望权判决的强制执行问题。假如直接抚养的一方就是拒不执行探望权判决书规定的内容,那么法院也不可能通过强制手段将未成年子女带走的方式来实现另一方的探望权。当然,现在有一些强制措施可以在执行阶段采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六十八条规定“对于拒不协助另一方行使探望权的有关个人或者组织,可以由人民法院依法采取拘留、罚款等强制措施,但是不能对子女的人身、探望行为进行强制执行。”另外,这样拒不履行判决的行为也可纳入失信记录。但是,这些强制措施并不能直接实现判决内容的履行。

父或者母探望子女,不利于子女身心健康的,由人民法院依法中止探望;中止的事由消失后,应当恢复探望。

中止探望,必须由人民法院裁判,不是当事人个人的权利。

有权提起中止探望诉讼的申请主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规定“未成年子女、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或者母以及其他对未成年子女负担抚养、教育、保护义务的法定监护人,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中止探望的请求。”

第一千零八十七条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对夫或者妻在家庭土地承包经营中享有的权益等,应当依法予以保护。

与原《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相对照,《民法典》本条增加了照顾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当夫妻的其中一方对离婚存在过错,法院分割财产时,应当给予无过错方适当的照顾,可适当多分给无过错方一些财产,或者给予无过错方优先选择的权利。

这里提到的“过错”,目前没有明确的司法解释,但是,《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规定的离婚过错方损害赔偿中列举的五大过错情形,至少应当属于本条中的“过错”,即:(一)重婚;(二)与他人同居;(三)实施家庭暴力;(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五)有其他重大过错。

本条中的照顾原则,是建立在均分财产的基础上的倾斜。

第一千零八十八条 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这一条的立法,有些人将之称为“家务补偿”。这种简称是不太准确的。在本条中,可补偿的行为有3种,其中抚育子女和照料老年人这2项确实是日常生活中所称的“家务”,但是第3种行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并不是日常所说的“家务”范畴。我个人认为可以简称为“对负担较多一方的补偿制度”。

本条的立法,在原《婚姻法》的基础上,有较多的增改。

原《婚姻法》第四十条规定,“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予以补偿。”

可以看出,原《婚姻法》第四十条的补偿制度,有一个前提条件是在夫妻书面约定财产各自所有。假如夫妻双方没有约定过婚内财产分开所有,那么就不能适用原《婚姻法》第四十条。

《民法典》去除了原《婚姻法》第四十条的适用前提,意味着即使没有约定过婚内财产各自所有,在婚姻期间负担较多的一方都可以在离婚时向另一方请求补偿。

因为现实中约定婚内财产各自所有的情况比较少见,所以在以往,诉讼离婚中很少见到适用原《婚姻法》第四十条要求补偿的情况。今年《民法典》实施后,这方面的补偿请求估计会慢慢在离婚诉讼案件中变成较为多见的情况。而且,根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份就有法院对此作出了判决,判决离婚一方补偿另一方。

但是,目前实务中还不确定的是“补偿标准”和计算方式。

今年2月,据说是全国首个适用本条款作出的判决是北京房山区法院的案件,法院判决“陈某给付王某家务补偿款5万元”。

此案中,陈某是第三次向法院起诉要和王某离婚。王某向法院表示“首先,双方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不符合离婚法定条件,因此不同意离婚;其次,婚后王某照顾孩子、料理家务,陈某除了上班,其他家庭事务几乎不关心也不参与,同时,双方在婚姻存续期间出资为陈某母亲名下房屋进行装修,且陈某与第三者居住在一起对王某造成精神损失,故要求分割财产,并赔偿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共计16万元。”

而在今年6月,浙江省天台县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离婚案,适用本条的补偿制度,判由杨先生补偿齐女士1.5万元。此案中,齐女士认为自己照顾孩子、料理家务,负担义务较多,她要求杨先生从双方结婚之日开始按每月5000元的标准补偿,共计19万元。”

这方面的补偿标准和计算方式,还需要司法实践的总结。但从我们国家赔偿和补偿方面的各类法律制度来看,补偿标准将和当地的基本生活水平、离婚双方的收入水平有联系,另外,这方面的补偿标准预计还是会比较保守的。

离婚时提出此项补偿请求的一方,须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第一千零八十九条 离婚时,夫妻共同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或者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夫妻共同债务的定义,在《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

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同时,司法解释还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就本条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有如下司法解释:

第三十五条 当事人的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对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作出处理的,债权人仍有权就夫妻共同债务向男女双方主张权利。

一方就夫妻共同债务承担清偿责任后,主张由另一方按照离婚协议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书承担相应债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三十六条 夫或者妻一方死亡的,生存一方应当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债务承担清偿责任。

第一千零九十条 离婚时,如果一方生活困难,有负担能力的另一方应当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原《婚姻法》第四十二条的条文是“离婚时,如一方生活困难,另一方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给予适当帮助。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相对照,本条删除了原来《婚姻法》第四十二条中的“应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中”,立法语言精简化。本条增加了“有负担能力的”前置条件,判决有可执行性,而且因为补偿一方生活困难而让另一方陷入生活困难,那是没有必要的立法。

本条被称为“离婚经济补偿制度”。

根据已经失效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规定,“一方生活困难”是指依靠个人财产和离婚时分得的财产无法维持当地基本生活水平。一方离婚后没有住处的,属于生活困难。”

目前新的配合这一条的司法解释尚未公布,但是估计不太会有大的变化。

当一方生活已经不困难的情况下,原则上就不能再继续要求另一方支付生活困难的经济补偿金。

在上海某区人民法院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案件,双方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上写明了“离婚后被告每月给原告人民币3000元生活费”。被告支付了一段时间后不再支付,原告起诉到法院要求被告依据离婚协议继续支付生活费。

法院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认为,“从原告提供的证据来看,2008年至2010年原告每月的工资收入确实没有3000元,但其每月的账户余额大多数超过6000元,从这可看出原告的经济并不困难。2014年被告家人给予原告极大的经济帮助,购买了三泉路房屋给原告居住使用,2016年7月三泉路房屋产权被登记在原告和原、被告之女马2两个人的名下,由此可见,因被告的原因,现原告的经济并不困难,故对原告要求被告根据离婚协议支付拖欠的生活费补偿款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

【本文作者:李立律师 】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仅供联络预约,不提供线上法律咨询;谨慎接受委托,尽心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