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当当网李国庆的思维歧途

看了《当当网李国庆:淘宝把中国电子商务带向歧途》一文,我总的感觉是:李国庆大多数的话有点傻!

李国庆完全是从B2C的角度来研判ebay和淘宝,这本身就存在问题。拿以C2C平台比喻为商场其实并不一定准确。C2C平台提供商的服务方式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商场模式,我同样可以将其理解为技术支持服务方式。淘宝网如果理解为提供网上交易技术平台服务商,那有什么义务为交易方提供所谓商场的担保保证责任呢?

至于低价竞争也不是C2C平台唯一可以采取的商业策略,这有什么好指责的呢?谁说C2C平台的竞争力只限于商品的最低价格呢。传统商业里非最低价的产品仍然有竞争力,这是一明摆的事实。企业竞争力并不只有价格这一个因素。

关于李国庆提到的C2C平台应当以交易二手货为主,并以ebay美国平台为例,我也实在不能苟同。电子商务本身就是一个日新月异发展的东西,创新是其最大的发展特色,ebay如何做,并不代表后来竞争者也非得这样做。从商业竞争的角度来看,同质竞争才是后来者最大的策略问题。
顺便说一句,我第一次网上购书就是在当当买的,但现在去了少了。当当网的页面有时候打开速度实在太慢,李国庆能不能在贬其他对手时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子。

李立:首届中国信息化法制论坛发言稿提纲

11月18日-20日,第一届中国信息化法制论坛在北京举办。本届论坛是由中国信息法学研究会、国务院信息办、信息产业部、公安部等部门共同发起并由中国信息法学研究会承办的。应大会主办单位之邀,本所代表上海市律协参加了此次论坛。陈刚主任代表本所作了专题发言,反响很好。唯一可惜的是发言时间安排得不够长,其实本来可以更加精彩,有点对不住我和陈刚主任一起准备的这份讲稿,好多案例也没有时间细讲。希望以后能找到合适的场合就这一话题畅所欲言。
网络信息安全立法对电子商务发展的影响(提纲)
一、我国网络信息安全立法的现状及特点

1、我国网络信息安全立法的现状

2、我国目前网络信息安全立法的特点

(1)目前的立法侧重于犯罪控制及政府对网络的监管,但对其他网络主体的权利设定较少。

(2)重处罚轻指引

(3)对现存的网络信息行业的习惯性规则采用不够
二、我国电子商务发展的现状及面临的网络信息安全问题

1、我国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现状

2、电子商务发展所面临的网络信息安全问题

(1)技术安全

(2)网络用户身份的确认

(3)个人隐私的保护

(4)数字签名与认证机构

(5)信息的真实性、合法性审查问题
三、我国目前的网络信息安全立法对电子商务发展的影响

1、立法的滞后性及超前性问题

2、立法权限问题

3、电子商务行业对立法的依赖性问题

4、执法可行性问题

5、安全与发展的协调问题
四、对立法机构及执法机构、行业组织的建议

法学家眼中的女孩短裙问题(转载)

1、周旺生(法理专家)说:女孩睡前将短裙脱掉是一种行为,女孩醒来发现短裙被盗是一个事件,无论是行为还是事件,都会引起穿短裙法律关系的变更和消灭。
2、焦宏昌(宪法专家)说:中国的女孩既有穿短裙的自由也有不穿短裙的自由,既有穿这种短裙也有穿那种短裙的自由,既有过去穿而现在不穿也有过去不穿而现在穿的自由。
3、王铁崖(国际法专家)说:一个女孩即使穿着5件未付费的短裙从商场出来,公安机关也不能实施拘留,因为她是享有外交特权和豁免的外交官。
4、江平(民法专家)说:女孩可以当众抛弃对短裙的所有权,但不得以此侵害其他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尤其对男性高血压患者更是如此。
5、巫昌祯(婚姻法专家)说:妻子出门穿短裙、回家穿长裙、睡觉穿羽绒裙,这足以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若他们对三条裙子的所有权已有分割,则应当准予离婚。
6、陈兴良(刑法专家)说:女孩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而将自己的短裙借与室友穿的,不构成传播性病罪。
7、张树义(行政法专家)说:女孩因在表演节目中故意将短裙长时间脱落,而被公安机关作出停止演出和责令穿一个月棉袄的处罚决定不服而申请行政复议,在复议期间不得停止对棉袄的穿着。
8、王卫国(经济法专家)说:女孩弯腰拾钥匙时,因短裙的质量问题而致使短裙大面积开裂时,她既可以向专卖店也可以向生产厂家要求赔偿。

9、张晋藩(中法史专家)说:女孩在公共场所穿短裙的规定,在我国古代是罕见的,但是现在的任何一种法律现象的解释和规定,在我国古代的法律典籍都有有章可循的。
10、王保树(商法专家)说:如果是以营利为目的连续的脱裙子行为,就是商行为。 可以起商号,但应当进行登记,领取营业执照。
11、韩德培(国际私法专家)说:脱裙子应适用脱裙子行为地法,如果引起合同纠纷, 应当适用与脱裙子行为最密切联系的国家法律;如果一方提起离婚请求,应当适用国籍法,但是法院可以以法院地法公共秩序保留为理由,排除适用。
12、李步云(法理学专家)说:女孩儿穿短裙,是以法治裙,还是以人治裙?我想还是应当以法治裙。虽然说目前的以人治裙现象还大量的存在,但至少我们是在“走向法治”。
13、邱兴隆(刑法学专家)说:当一个被判死刑的女孩儿身穿美丽的迷你短裙走上刑场的时候,从西方基督教教义的角度,我们是在对上帝所造不可剥夺之美的杀戮;从天赋人权的角度,我们是在侵犯该女孩儿的基本生命权和穿短裙权;从现代人权及人道主义的角度,我们是在国情的合法外衣下进行极不人道的非法行为。所以说,我们应该废除死刑。
14、张卫平(诉讼法专家)说:女孩儿穿超短裙致使高血压患者猝死的侵权诉讼,实行举证责任倒置,由穿超短裙女孩儿就穿超短裙行为与患者猝死的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
15、苏力说:某地女性夏季有穿内裤招摇过市的风俗,政府以为这种现象有伤风化,引起犯罪,立法规定夏季女性不准穿内裤上街,而应穿裙子。法律施行后结果该地女性都穿短裙上街。这是法律规避的一种典型的现象,但这种现象恰恰体现了法律的效力,是法律得到尊重的表现。通过法律规避,国家法可以慢慢渗透、改造民间法。
16、梁彗星说:假如民法典禁止穿短裙,我个人认为宁愿不要民法典,保留民法通则

美国职业新闻工作者协会道德准则

美国职业新闻工作者协会道德准则

序 言

职业新闻工作者协会的成员们相信公众的启蒙是公正和民主的基础。寻找新闻,并对事件及各种事务提供全面公正的报道,是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有良知的来自各媒体各专业的新闻工作者努力为公众提供全面和诚实的报道。职业上的正直是一个新闻工作者公信力的基石。本协会成员共同承诺符合道德的行为,并接受这一准则,以此作为本协会的宗旨和行动规范。

寻求事实,报道事实

在收集、报道、解释信息时,新闻工作者应诚实、公正,富有勇气。

新闻工作者应该:

-从所有来源对信息进行验证,并注意避免疏忽导致的错误。故意的扭曲绝不可接受。

-努力为新闻报道的当事人提供机会,让他们能对针对自己不良行为的指控做出反应。

-尽可能辨别新闻来源。在来源的信任度问题上,公众有权了解尽可能多的信息。

-在做出匿名报道的承诺前,必须询问消息来源的动机。在对交换信息做出承诺时必须澄清所有条件。恪守承诺。

-确保标题,导语,宣传材料,照片,视频,音频,图表,演讲中的警句和引用不被歪曲。不能脱离上下文而过分简化或强调一个事件。

-不能扭曲新闻照片或视频的内容。为使图片清晰而采用图像增强技术是可以的。蒙太奇或照片图解必须标明。

-避免有误导的对新闻事件的再编排或舞台演出。如果一个故事必须重新排演才能讲明白,必须标明。

避免在暗中或用其他秘密手段收集信息,除非该信息对公众极端重要且用公开手段无法取得。使用这些方法必须在消息中进行解释。

-不可抄袭。

-大胆讲述人类经验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即使这样做不常见。

-考察报道对象的文化价值观,但要避免把此价值观加诸他人。

-避免对种族,性别,年龄,宗教,人种,地域,性取向,残疾,长相或社会地位的成见。

-支持对观点的公开讨论,即使这些观点不一致。

-让没有发出声音的人说话;官方和非官方的信息可能同样有效。

-区分宣传和新闻报道。分析和评论应标明,并不得歪曲事实或上下文。

-区分新闻和广告,并避免混杂或模糊两者之间的分界。

-承认确保公共事务公开进行、政府记录应公开是一项特别责任。

危害最小化

有道德的新闻工作者像对待任何值得尊敬的人那样对待消息来源、报道对象和同事。

新闻工作者应该:

-对那些可能因报道而遭受不利影响的人表示同情。在面对儿童或没有经验的采访对象时要特别细心。

-面对那些遭受不幸或正在悲痛中的人,采访或拍照以及使用这些材料时要特别地细心。

-认识到收集及报道信息有可能产生伤害或不愉快。对新闻的追求不是自大的许可证。

-认识到在对自己信息的控制上,个人比任何寻求权力、影响或注意的人以及政府官员有更大的权利。只有超乎寻常的公众需求才能让对个人隐私的侵犯变得正当。

-显示出好的品味。不迎合对耸人听闻消息的好奇心。

-在指认未成年嫌疑人或性犯罪受害人时必须小心。

-在正式判决文件下达之前,指认犯罪嫌疑人必须小心。

-在犯罪嫌疑人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和公众知情权之间寻求平衡。

独立行动

在公众知情权之外,新闻工作者不应受任何利益的驱使。

新闻工作者应该:

-避免利益冲突,不论现实的还是可预知的。

-保持不参与任何有可能会损害个人正直或公信力的团体及活动。

-拒绝礼品,人情,酬金,免费旅行以及特殊接待,并且如果会损害新闻公正,应避免兼职工作,不参与政治以及社区组织中的公共事务。

-说出不可避免的冲突。

-保持坚守这些原则的警惕性、勇气和力量。

-拒绝给广告客户和特殊利益者以特殊对待,扛住他们影响新闻报道的压力。

-在消息来源为钱或其他利益提供消息时,保持警觉;不应为新闻招标。

负责任

新闻工作者应对读者、听众、观众负责,互相之间也是如此。

新闻工作者应该:

-对新闻报道进行解释,并邀请公众对新闻报道的行为进行监督。

-鼓励公众对新闻媒体进行监督,说出自己的不满。

-承认错误并迅速进行更正。

-曝光不道德的新闻行为和新闻媒体。

-坚守要求别人遵守的高标准。

本准则由1996年SPJ全国大会讨论通过。

李立:企业IT规划与法律规划的相同点

IT 战略与业务战略协调同步, IT 产生价值. 源于现实而高于现实。

这些企业IT规划的基本理念其实同样适用于企业内部的法律规划。
目前大多数企业仍然将企业内部的法律运用与业务相对分离,将法律服务视为一种纯粹的成本,将法律的作用更多的看成是事后救济。这些错误的理念,造成的最显著后果就是:

1、企业内部固有的风险上升;

2、缺少在业务领域对法律的创新性运用。
民法及合同法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意思自治”原则,如此宽广的创新空间却被视为无物,把法律服务人员只视为消防员,出了状况才想起法务、要打官司才想起律师。

未对法律规则的充分理解及运用,企业的创新能力无疑是会受到限制的,相反,企业的商业风险却在不知不觉中增加。最近天涯社区的域名之争,就突显了该公司内部管理中法律规划的缺失。前车之鉴,不知还有多少企业会重蹈覆辙?

李立:也谈新浪名人博客现象

新浪的博客服务真正大力宣传时间并不长,但是其发展却是很快。虽然新浪博客的速度让人实在不敢恭维,但是依其在新闻及门户网站上的影响力,迅速吸引了一大批名人在新浪建立了个人博客(新浪也肯定作了对口的营销活动),而且目前这一现象因名人的聚集效应还在发展。
李亚鹏的blog(http://blog.sina.com.cn/u/473dc620010000db)上写到“ 昨天公司的同事告诉我新浪给我开通了一个BLOG。”,徐静蕾的blog(http://blog.sina.com.cn/u/46f37fb50100004v)里面也有这么一句话“前几天,公司的同事跟我讲新浪给我开了个博客,说我应该上去写写东西发发照片什么的”。
为什么新浪的个人博客会吸引这些名人,我揣测主要原因大概有这么两点:
1、完全自由的表达空间,不再需要依靠传统媒体才能发声。媒体歪曲事实的现象总是会时有发生,而个人博客却可以直接向公众表达态度,这是博客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超女张靓颖就通过新浪个人博客向凉粉及公众辟谣澄清一些事情,效果相当好。
2、之所以选择新浪建立个人博客,并非是新浪博客的速度及功能如何比其他博客服务提供商强大,主要是因为新浪在国内门户网站上的第一品牌的吸引。这又应了营销的一个基本原则,即品牌营销远比产品质量竞争重要。
新浪的博客是目前为止的一个异类,异在其主要吸引及作为宣传的用户大多为名人。新浪博客如果能够发展成为一个名人博客群,这将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

李立:网络虚拟物品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作者:李立 冯涛

2005年7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向社会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草案)》并公开征求意见。这是一部明确物的归属,保护物权,充分发挥物的效用,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维护国家基本经济制度,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民事基本法律草案。但是,对于那些期昐这部草案能在网络虚拟物品法律问题上有所突破的人们来说,或许是有着些许失望的。这部草案中并没有明确提到网络虚拟物品这一概念或类似的概念。因此,有人提出了”物权法草案漠视网络虚拟物品”的观点。笔者在此就网络虚拟物品的法律特性和法律保护问题做简单分析。

一、物权法草案对于”物”的定义的开放性

此次物权法草案中,对于”物”的定义如下:”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可以看到,该条款对物的定义,采取了一种类别描述的方法,并不是按描述性质的方法来定义的。草案将三种类别归入了物的范围:不动产,动产以及法律规定的权利。按照这种类别描述的方法,我们不得不追究”不动产”、”动产”的具体定义。但事实上,在我国现有的立法中,从未对不动产和动产的概念进行过立法上的定义,这部物权法草案也同样如此。

显然,物权法草案对于”物”的定义仍然是需要进一步明细的。根据我国立法机关的习惯,这种明细的工作,或者通过实施细则的制订,或者通过司法解释进行。因此,此次物权法草案中,对于”物”的定义是具备开放性的。

二、网络虚拟物品立法保护的可能性

那么,网络虚拟物品有没有可能归入不动产、动产或者法律规定作为物权客体的权利呢?

首先,视为不动产?根据各国立法通例以及学理通说,不动产是指依其自然性质或者法律的规定不可移动的物,主要是包括土地及地上生成物或建筑物。可以看出,网络虚拟物品不具备不动产的法律性质,不可能归入不动产之列。

其次,视为”法律规定作为物权客体的权利”?有学者认为,网络虚拟物品具有债权性质,因为它是用户基于与游戏运营服务商之间的服务合同而取得的。然而,网络虚拟物品的物权性质同样明显。物权法意义上的物,除了物本身的形态以外,最主要的两个性质是”可为人支配控制”和”有价值”。事实上,网络虚拟物品完全具备这两个性质。网络虚拟物品是通过用户购买所得,或者是通过付出游戏时间及相应脑力活动所得,一旦取得后即为自己完全控制,可丢弃,可转让,具有市场价值。网络虚拟物品作为一种物权性质的客体远比作为一种债权的客体更符合现实。

再次,视为一种动产?对此,学界是有争议的。反对者的主要观点有两个:一是网络虚拟物品并非有体物,是无形物;二是网络虚拟物品的占有者不能直接支配虚拟物品,需要网络服务商的配合,即不具有直接支配性。

笔者认为这两个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第一、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体物本身就是一个可扩展的概念,无线电频率、电这类以前看似无形的物质,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仍然是有形可追的,只是这些形态比较特殊,需要用特定的仪器以特定的方式表现出来,它们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中已经成为物权的客体;第二、网络虚拟物品从本质上仍可归于存储介质(如硬盘)上有序列的磁性物质排列,并非完全是存在于人脑中的虚构物;第三、虚拟物品的使用需要借助于服务商程序及网络服务环境,但这只是物品正常使用所必要的环境及客观条件,并非权利上的依赖,用户完全有排除他人(包括服务商)妨碍而处分利用自有虚拟物品的权利。

事实上,有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将网络虚拟物品列入了动产之列。我国台湾地区有关部门做出规定,确定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和帐户属于存在于服务器的电磁记录,可视作” 虚拟财产”,作为私人动产的一部分。在网络游戏中窃取他人”虚拟财产”将被视为犯罪,以诈骗罪或盗窃罪中论处。

三、网络虚拟物品未必一定要归入物权法才能解决

未来出台的物权法将网络虚拟物品直接写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但如前所述,物权法草案并没有对将网络虚拟物品是否归入”物”的范围作出最后的定论,未来相关的立法解释、实施细则以及司法解释完全有可能通过解释或补充规定将网络虚拟物品归入物的范围。解决网络虚拟物品所产生的各类法律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立法问题,在现实的法律框架下,司法者以及网络游戏服务商仍然是大有作为的。

2003年”红月”用户李某诉网络游戏商北极冰公司一案,法院在现在的法律框架下找到了判决依据。判决称”法院认为,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且存在于特殊的网络游戏环境中,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由于用户在网络游戏预先设定的环境下进行活动,活动的自主性受环境设定的限制,而运营商掌握服务器的运行,并可控制服务器数据,因此要对用户承担更严格的保障义务。法院认定运营商应对李某虚拟物品的丢失承担保障不力的责任,判决运营商通过技术手段将查实丢失的李某虚拟装备予以恢复。”可见,现有立法上的不明确,并非意味着无法可依,司法者完全可以在诸如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寻觅到可供判定的法律依据。

用户与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合同关系,网络虚拟物品是用户依合同而取得的财产。所以,对于网络服务商们而言,如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为防范风险、减少争议而制订合理规则方面,而不是仅仅注意到自己在制订格式合同方面的优势地位,无疑将减少不必要的纠纷和麻烦。

李立:推行网游实名制,不能搞大跃进

“网络游戏企业应当依法经营,按照国家有关标准,开发网络游戏产品身份认证和识别系统软件,对未成年人上网游戏和游戏时间加以限制,对可能诱发网络游戏成瘾症的游戏规则进行技术改造,其中PK类练级游戏(依靠PK来提高级别)应当通过身份证登陆,实行实名游戏制度,拒绝未成年人登陆进入。”

这是近日《文化部 信息产业部关于网络游戏发展和管理的若干意见》中的内容。这也目前坊间闹得欢的所谓“网游实名制”的最新源头。

毋庸置言,文化部和信息产业部的规定,目的是引导网络游戏产业向健康方向更好地发展。但正如意见中所说的“开发网络游戏产品身份认证和识别系统软件”,可想在近期这样的技术仍未是成型,更别说是成熟的,因此,网络游戏实名登记的真正实现仍然是有相当距离的。如果现在就强推的话,只可能同时造成两种情况,一是增加游戏运营商的成本,二是搞了个不能确保信息真实性的“实名制”。

网游实名要推行,就必须认真、有效、合理的推进,不能搞一阵风,不能搞大跃进,更不能强人所难。在基本的实名验证平台仍然未形成的前提下,强求运营商推行,不可能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作为一个研究网络法律问题的人,我以为,真正有效的实名制,必须保证个人身份证网络识别的准确性和唯一性,并且能够及时有效的对应查验,最大程度上的防止冒名、多名的问题。如果不能有效且高效率的解决这些问题,在不成熟的个人信用机制下强推网游实名的运营商将会承担额外的法律责任,至少包括:

1、由于实名登记不准确而被行政机关追究的法律责任;

2、由于实名登记无法确定真实身份,而被受损害的网游用户索赔的责任;

3、由于个人信息未尽保密义务,而被实名登记人要求赔偿的责任。

我不知道这样的问题,运营商是否完整地考虑过。一个不能保证实名完全“真实无误”的制度,还不如一个完全匿名的制度。这样至少法律责任是明确的。

另外,在如今私服、外挂打击仍然不力的情况下,谁真的搞实名,或许会将用户更多地赶到私服那里去。这恐怕不是文化部和信息产业部的目的吧。
看到一则报道,盛大公司公关部经理李黎君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盛大公司从去年开始,已经在游戏注册时候要求用户填写身份证号码,目的是为了是保护用户帐号的安全,现在,对文化部的这个倡议,我们会更加积极的响应。

呵呵,“在游戏注册时候要求用户填写身份证号码,目的是为了是保护用户帐号的安全”,这就是实名制??只要玩QQ等聊天软件时间长的人都知道,这种措施只是一种“帐号安全措施”,方便自己在丢号时拿回密码,这和“网游实名”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只要随便编个身份证号码记住了就行。哪个运营商敢保证用这种方式填写的身份证号码就是真实的??

看来,运营商们也对推行网游实名~~ 我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