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开会解除股东资格,仍然应当通知拟除名的股东参加会议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9篇文字

法院:开会解除股东资格,仍然应当通知拟除名的股东参加会议


开除一名股东的股东资格,想要强制这名股东退出公司,这是一种非日常的股权操作,也是内部治理处于某种极端状态的体现,正是矛盾激烈之时。因此,程序和实体上是否合法合规,一定会引发被除名股东的强烈关注和研究。稍有不合规或违法之处,被除名的股东就很有可能通过法院诉讼的方式撤销相关的股东会决议,或者法院判决认定相关的股东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

1、顾某在没有被通知参加股东会的情况下,被公司以股东会决议的方式解除了股东资格

顾某,是占股公司15%的股东。

2020年4月13日,公司召开了一个股东会会议,顾某并没有参加这次会议。会议作出了股东会决议,解除了顾某的公司股东资格。

解除顾某的公司股东资格的原因是:顾某应于2002年5月30日前足额缴纳的全部出资款至今分文未付,且经公司催告后顾某仍拒不缴纳。

股东会决议同时决定,由股东张某收购顾某所持有的15%股权,并由张某负现缴足顾某本应缴足的全部出资。

继续阅读“法院:开会解除股东资格,仍然应当通知拟除名的股东参加会议”

小股东在开会当天才收到通知,法院判定:撤销股东会决议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8篇文字

小股东在开会当天才收到通知,法院判定:撤销股东会决议


在公司股东会决议的法律效力方面,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有一个“轻微瑕疵”的说法,即:在股东会会议召集程序或者表决方式仅有轻微瑕疵且对决议未产生实质影响的情况下,如果股东以程序或表决上的瑕疵为由要求人民法院撤销股东会决议的,人民法院是不予支持的。

归纳来说:程序上有轻微瑕疵的股东会决议,无法通过人民法院撤销。

但是,这个“轻微瑕疵”,现实中是有很多误读的。有些人,特别是公司的控股的大股东,以此为由更加轻视程序上的要求,对小股东权利的忽视也更不在乎。

有的控股大股东甚至认为,自己持有的股权已经远远超过了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的绝对表决权,在任何股东会决议上都是可以完全掌控的,小股东的反对和不同意,对于决议的通过,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的。因此,有些控股的大股东就认为,在召开股东会的程序上,不需要严格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来操作,就算有些什么程序问题,最多也就是个“轻微瑕疵”而已,是不会影响股东会决议的效力的。

上面这种观点,符合法律吗?

这个轻微瑕疵,在实务中究竟该怎么理解呢?

继续阅读“小股东在开会当天才收到通知,法院判定:撤销股东会决议”

提出离婚的2个月前,丈夫将股权无偿转给其父,法院判决转让无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7篇文字

提出离婚的2个月前,丈夫将股权无偿转给其父,法院判决转让无效


股权,复杂。

婚姻,特别复杂。

婚姻中的股权,………………

关于配偶一方名下的股权,究竟算不算夫妻共同财产,在股权处分时是否需要得到配偶的同意,未经配偶同意的股权转让或其他处分是否有效?

上面这些问题,在法律实际事务的操作中,一直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曾经有一段时间,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观点是:婚后所得的股权,原则上就是夫妻共同财产,虽然登记在一人名下,但是对外转让时必须取得另一方的同意,否则属于无权处分,转让无效。另一种观点是:股权属于公司法范畴,涉及到公司股东之间的人合以及公司登记公示的社会信赖利益,只要没有违反禁止性法律和行政法规的,那么原则上来说,未经配偶同意的股权转让,也是有效的。

我个人的观点,在我写的一些文字里提到过,这里就不再重复了。来看一下现实中人民法院在具体案件中是怎么理解这些问题的,这可能更有助于我们在实际工作中更有效地运作股权相关的事务。

今天介绍的这个案件,是上海法院审理的,二审判决维持原判。二审判决时间是去年的11月。

之所以介绍这个案件,是因为其中体现的法院思路很典型:

  1. 一审法院的思路,典型地带有传统观点的影子;
  2. 二审法院的思路,典型地反映了某种较新的观点。

有意思的是,假如是一个对这类法律事务并不精深的人,那么可能是看不出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之间的差异的,因为结果是相同的,而且二审维持了原判,也没有在判决书中说明一审在认定方面有什么错误。

这种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思路不同的情况,说明什么呢?

说明在各个人民法院,或者说具体案件的法官与法官之间,尚没有完全统一的理解准则。

因此,我们在公司运作或操作股权等事务时,不要在这个问题上预设司法机关“一定”会怎样理解。根据这样错误的预设倒推该怎么操作,是不专业和不负责的。

继续阅读“提出离婚的2个月前,丈夫将股权无偿转给其父,法院判决转让无效”

聊民法典115:关于性骚扰,企业等单位也有法定义务和责任了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6篇文字

《聊民法典系列》是李立律师的读民法典笔记

聊民法典115:关于性骚扰,企业等单位也有法定义务和责任了


第一千零八条 为研制新药、医疗器械或者发展新的预防和治疗方法,需要进行临床试验的,应当依法经相关主管部门批准并经伦理委员会审查同意,向受试者或者受试者的监护人告知试验目的、用途和可能产生的风险等详细情况,并经其书面同意。

进行临床试验的,不得向受试者收取试验费用。

“临床试验”的定义,根据国家药监局和国家卫生健康委2020年4月23日颁布的《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第11条的规定,“临床试验,指以人体(患者或健康受试者)为对象的试验,意在发现或验证某种试验药物的临床医学、药理学以及其他药效学作用、不良反应,或者试验药物的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以确定药物的疗效与安全性的系统性试验。”

在《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也对伦理委员会的组成和职责、受试者的知情权等内容进行了详细的规定。

关于第二款不得向受试者收取试验费用,是立法上新增的内容。吸收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2016年颁布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第18条的规定“……免费和补偿原则。应当公平、合理地选择受试者,对受试者参加研究不得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受试者在受试过程中支出的合理费用还应当给予适当补偿……”

第一千零九条 从事与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有关的医学和科研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不得危害人体健康,不得违背伦理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

本条规定所涉及的内容,在现行的专门法、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以及规范性文件中都已经有详细的规定。《民法典》设立本条内容,主要是从结构上完善人格权编的内容,将这部分内容也纳入民法的生命权、身份权和健康权的范畴。

在现行法律法规以及规范性文件中,对这方面的内容已经有了一定的具体立法。例如,2016年颁布的《涉及人的生物医学研究伦理审查办法》第4条规定“伦理审查应当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在研究中尊重受试者的自主意愿,同时遵守有益、不伤害以及公正的原则。”。2003年《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第4条规定,“禁止进行生殖性克隆人的任何研究。第6条规定,进行人胚胎干细胞研究,必须遵守以下行为规范:(1)利用体外受精、体细胞核移植、单性复制技术或遗传修饰获得的囊胚,其体外培养期限自受精或核移植开始不得超过14天。(2)不得将前款中获得的已用于研究的人囊胚植入人或任何其它动物的生殖系统。(3)不得将人的生殖细胞与其他物种的生殖细胞结合。”

继续阅读“聊民法典115:关于性骚扰,企业等单位也有法定义务和责任了”

聊民法典114:对他人生命危险的救助义务,以法定有义务为前提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5篇文字

《聊民法典系列》是李立律师的读民法典笔记

聊民法典114:对他人生命危险的救助义务,以法定有义务为前提


第二章 生命权、身体权和健康权

这三项权利,在学术上被称为物质性人格权,它们是精神性人格权的基础,在人格权各项权利中居有最高地位。

第一千零二条 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自然人的生命安全和生命尊严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权。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规定的是“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民法通则》是将生命权和健康权合二为一。2009年12月26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将生命权和健康权分立开来。2017年3月15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延续了《侵权责任法》的这个分立的方式。

所谓“生命安全”,是指保持其生命和防止他人危害自己生命的权利内容。

所谓“生命尊严”,是指自然人在主体资格存续期间的尊严,包括生的尊严和死的尊严。

生命权,是一种绝对权,生命权权利主体之外的所有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都作为生命权的义务主体,都负有“不得侵害他人生命权”的法定义务。

第一千零三条 自然人享有身体权。自然人的身体完整和行动自由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害他人的身体权。

在1986年颁布的《民法通则》中,并没有身体权的规定。2001年颁布的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提出了身体权的概念。2017年颁布的《民法总则》第110条第1款首次在立法中将身体权予以明确规定。

继续阅读“聊民法典114:对他人生命危险的救助义务,以法定有义务为前提”

您确定自己是股东吗?挂名的是不是股东,有股权证的是不是股东?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4篇文字

您确定自己是股东吗?挂名的是不是股东,有股权证的是不是股东?


现实中,很多人乱用“股东”和“股权”这2个词语,在明明不可能有股权的地方签署股权方面的协议或文本。

比如说,个体工商户把店面转让给别人,有人居然签的是股权转让合同。个体工商户根本就不是公司,哪里来的股权?

再比如说,明明是一家合伙企业,入伙协议写成了入股协议,把合伙人叫做股东,把合伙人持有的财产份额称作是股权。然后,因为这样的混乱理解,进而把合伙企业当成有限责任公司,在企业内部治理、外部投融资等方面引发了一大堆的错误认知。这几年来,这样的混乱局面在工作中遇到过很多次。

股东,有公司的股权。股权是什么?股权是股东的权利。行使股东权利的前提是:要有合法取得的股东身份。在想要行使股东权利之前,首先要考察的是自己是不是股东,是在法律意义上的,而不是根据自以为的或者是其他人说的。

昨天,我在笔记中提到过,人民法院在认定冒名登记争议事实方面,采用的是一种综合考量的方法。其实,在认定某个当事人是不是某个公司的股东,人民法院也是采用了一种综合考量的方法和思路。具体来说,大致是这样的:

  1. 从登记的角度来看,原则上,只要是被登记在了企业登记公示系统中的股东,都认定为是公司股东,除非有相反的证据加以否定。所谓相反的证据,最有力的是否定股东身份的生效法律判决,其次来说就是要证明该登记发生了明显的错误,并非该股东和公司的真实意思。
  2. 在没有登记的前提下,已经支付了受让股权的股权转让款,并且公司股东名册上已经相应进行变更,原则上也视作股权已经交付,在内部而言已经成为股东。如果还有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证据,比如参加股东会,在股东会会议记录和股东会决议上以股东身份签字,那么可以进一步确认其股东身份。
  3. 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等法律文书确认股东身份。
  4. 当然,上面3条的前提是:这家实体是一家“公司”。

因此来看,人民法院在股东身份认定问题上,强调的有2点:一是实质性的内容;二是登记公示的内容。人民法院并不会因为某份合同、文件或者内部记载上表明某某人是股东就认定某某人是股东。下面来看2个实例:

继续阅读“您确定自己是股东吗?挂名的是不是股东,有股权证的是不是股东?”

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非常麻烦;千万别把身份证随便交给熟人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3篇文字

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非常麻烦;千万别把身份证随便交给熟人


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这件事情有多可怕?

即使家里有矿的,那也应当要怕。

当你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公司可以要求你履行公司章程上约定好的出资义务。假如在公司章程上你认缴的资金是10亿元,那么,在你通过法律证明自己被冒用之前,你有向公司出资到位10亿元的义务。

当你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而认缴的出资没有按照公司章程规定实缴,公司对外产生的债务无法清偿时,你还很有可能被人民法院列为被强制执行人、上失信黑名单、被限制高消费,不能坐高铁,不能坐飞机,去银行贷款都会被拒绝。

当你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就算这公司因为被吊销营业执照等原因依法解散终结了,你还需要承担清算义务。假如清算义务没有尽到,那么,这家公司的外部债权人,还可以把公司的债务连带算到你的头上让你来清偿。你可能要拿出自己个人的财产来为这家根本不是你设立的公司偿还债务。

是的。假如可以从法律上证明和确认你是被人假冒登记为公司股东的,那么你就不必为此承担任何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八条规定,“冒用他人名义出资并将该他人作为股东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冒名登记行为人应当承担相应责任;公司、其他股东或者公司债权人以未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请求被冒名登记为股东的承担补足出资责任或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部分的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可是,前提是,你必须要能够从法律上证明和确认自己是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的,而这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一件事情。

关于被冒名登记为股东这件事,很多人现在都慢慢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和麻烦了。但是,有好些人以为,要纠正这个事情是比较容易的。他们认为,毕竟所有的文件上的签字肯定不是自己签的,那么相信应该通过法院或者行政机关可以很快纠正这一错误。在我处理和接触过的案件中,有的当事人一开始认为解决这个事情并不难,以为只要做个笔迹鉴定证明公司设立的所有资料上的签字不是本人的就行了。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且不符合现实的。

继续阅读“被冒名登记为公司股东,非常麻烦;千万别把身份证随便交给熟人”

法院:增资协议解除,未经法定程序,不能要求公司返还增资款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672篇文字

法院:增资协议解除,未经法定程序,不能要求公司返还增资款


合同的解除,通常来说,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等。比如买卖合同解除,买方应当将卖方已经交付的货物退回,卖方应当将收到的货款退回给买方。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

2021年1月1日起实施的《民法典》在这个方面的规定直接吸收了上述《合同法》的规定,《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六条的第一款的立法内容,与上述《合同法》的条文内容是一致的。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也就是说,当事人提出恢复原状等要求,并不是当然会得到法律的支持。

今天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介绍了一个案例,涉及到了增资协议解除后是否能够要求公司返还增资款的问题。

假如对于公司法的法律实务没有较多经验的,那么很可能会有一种直觉式的结论:既然增资协议解除了,那么增资款当然应当返还,否则增资协议解除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在这个案件中,法院明确了增资协议解除后,未经公司法规定的法定程序,不能直接要求公司返还增资款。

继续阅读“法院:增资协议解除,未经法定程序,不能要求公司返还增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