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个案:公司高管在职期间竞业禁止义务,是否包括子公司?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5篇文字

最高法院个案:公司高管在职期间竞业禁止义务,是否包括子公司?


公司高管在职期间的竞业禁止义务,是指《公司法》规定的高管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的具体内容之一。因此,本文的话题,也可以表述为“公司高管的忠实勤勉义务是否也包括对子公司的?”

公司高管的忠实勤勉义务,只是在职期间的义务。如果公司与高管之间没有相关另行约定的话,公司高管离职后,就不存在《公司法》意义上公司高管的忠实勤勉义务。当然,其他法律性质的义务仍然是很可能存在的,比如说保护公司商业秘密的义务、虽然不担任高管但有可能还是公司员工时的员工在职时的忠实义务,等等。

2020年12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一个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案件作出了二审判决。在判决中,对于本文标题所列的问题就涉及到了

案件当事人不服该案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了再审申请。最高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再审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在这个民事裁定书中,对于相关的公司法规定进行了扩张解释。

暂且先不评价该案二审判决书和再审申请裁定书的“扩张解释”,先来看看这个案件的大致情况。

这个案件一审有2个原告,分别是一家母公司(以下称为甲公司)和它的全资子公司(以下称为乙公司)。也就是,母子公司联手起诉。

被告是母公司的股东,2015年4月28日前曾经担任甲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职务,但是没有在乙公司里担任过高管。

继续阅读“最高法院个案:公司高管在职期间竞业禁止义务,是否包括子公司?”

股东从公司账户转走钱,引发官司:是返还垫付款还是抽逃出资?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4篇文字

股东从公司账户转走钱,引发官司:是返还垫付款还是抽逃出资?


记得前两天我在笔记中写过一句话,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凡是股东从公司拿钱,那都是一件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风险比较高,应当要进行法律管理。但是,现实中,很多的小微公司对于这类问题仍然是不愿意花时间和成本去完善机制的。

很多的初创小微公司,往往生存压力特别大,他们往往像是拿着一把并不怎么锋利的砍柴刀的砍柴人,并不愿意花时间和成本去磨刀和策划行走路线,因为在他们面前,树林里已经有无数的砍柴人正在疯狂地砍柴,与此同时,还不断地有更多的人拿着砍柴刀冲进树林去。这种情景给他们带来的感觉就是,花时间磨刀,很可能导致一无所获、乃至饿死。这种感觉,我能够理解的。

有一句俗话说得挺有意思:走路,既要看脚下的路况,也要时常抬头看看前方和周围。看脚下的路况,是不要被绊倒,看前方和周围,是不要走错方向。这两者都是重要的,只不过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情况下分配的精力是不同的。

大公司,管理成本较富裕,可以拿出更多的成本去经常看看前方和周围,有条件的还会组织专业研究人员进行行业研究、宏观研究、前瞻或探索式的研究。

小微公司,管理成本极有限,但是也不代表要把100%的眼光全部聚焦在脚下,那是不合理的。拿出至少10%的管理成本去管理那些对中长期有好处的事情,是一件很划得来的买卖。

10%的管理成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机制的设计和设立几乎是不花什么成本的,而且在执行过程中也不花什么精力。所谓机制,重复得多了,很多就变成了行为习惯,而习惯性的动作是不费脑力的。这就好像我们从小养成了刷牙的习惯一样,早上起来刷个牙,很少有人会为这个“机制”的执行去费脑力的,因为已经是下意识的习惯了。

就像本文标题里那个问题,股东从公司转走钱,在法律性质上居然说不清楚。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家公司完全没有财务规范。稍微有些财务合规管理的公司,这种情况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这就是一件发生在一个财务极其不规范的小微公司身上的民事诉讼案件。

继续阅读“股东从公司账户转走钱,引发官司:是返还垫付款还是抽逃出资?”

股东容易搞错的知识点:查阅会计报告,不需要书面申请和说明目的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3篇文字

股东容易搞错的知识点:查阅会计报告,不需要书面申请和说明目的


法律规定、法律词语,一旦进入了日常口语中,常常会出现某种变形,原因是为了交流过程中的简化。但是,这种变形,常常会带来对法律的理解的偏差或错误。

最最常见的一个例子就是:“法定代表人”。

在日常交流中,无数的人都把它叫做“法人”,“我们公司的法人是谁谁谁”这样的话经常可以听到。甚至于,在我们律师与客户交流时,只要不影响交流的中心内容,我们也不会去特别指出或纠正客户口中的“法人”表述。

稍懂些民事法律的人可能就会知道,“法人”,在民法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它是和“自然人”一对的。公司企业以及一些组织,法律以立法的方式把它们当作独立的“人”来看待,所以称之为“法人”。

之所以“法定代表人”被变形错误称为“法人”的情况非常普遍,也可能是因为这种错误往往不会引起实质性的权利和义务的损害,因为在办理相关法律程序时,这样的称呼错误会在各种法定文件和表格中被引导纠正。

但是,并不是所有这样对法律规定的“俗话”都是基本无害的。相反,在对法律条文规定的理解上,在对法院具体案例的理解上,这样的“俗话”式的缩略总结,往往是会误导当事人的。今天就说一说股东查账这件事情。

在很多人的头脑或话语中,有这么一个对这方面法律规定的简化理解,即“股东查账,是要向公司提交书面申请和说明目的,有不正当目的,公司可以拒绝”。

假如对于法律规定原文有过细致学习的,那么这样的简化理解不会误导自己。被误导的,都是没有学习过法律原文,都是从二手的渠道学到的内容。我个人认为,物品可以买二手的,知识最好不要学二手的。

继续阅读“股东容易搞错的知识点:查阅会计报告,不需要书面申请和说明目的”

什么是股权退出?在股权转出前撤回投资款,属于抽逃出资行为吗?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2篇文字

什么是股权退出?在股权转出前撤回投资款,属于抽逃出资行为吗?


在某平台,经常看到这类课程推销广告。会有个小视频,有三个似乎不太专业的表演者,表演讨论合资开公司的三个股东。

其中2个问另一个:“未来我们要退出公司怎么操作,你想过吗?”

被问的那个回复:“这个倒没想过。”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开公司?合伙之前一定要想好退出机制,签订股权退出协议”

“那么,到那里能学到这些呢?”

下面就是培训课程的广告了。

我不去评价这类课程的质量,但是,这种小视频以及广告文案,在渲染一种错误的认知:股东入股,是可以随时要求退出的。

这个错误的法律认知,在某些人群中还是挺流行的。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客户老板,和我聊天时就谈到这个情况,说是在他的圈子里就有很多老板在投资公司时就是采用了这种错误的想法,一旦公司经营状态不好,这些投资人就会向公司创始股东要求退出,即催逼要求将投资款退给他们。

那么,股东入股一家公司,是否可以随时退出来呢?

继续阅读“什么是股权退出?在股权转出前撤回投资款,属于抽逃出资行为吗?”

原董事长持劳动合同起诉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法院为何判败诉?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1篇文字

原董事长持劳动合同起诉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法院为何判败诉?


关于股东或高管的多重身份的话题,这已经是连续第四个笔记了。

今天聊一个案件,是关于原公司董事长起诉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的案件。

有意思的是,原公司董事长手里有完备的劳动合同,有增加报酬的董事会决议。从一般的劳动争议案件来看,这些证据几乎可以算是铁证了。但是,在这个案件中,正是因于原告的特殊高管身份、公司经营停止并欠了大量债务以及原告间接持股等情况,人民法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是不足的、是让人怀疑的,因此认定原告没有尽到必要的举证责任。

这个案件,可以充分地表明,股东或高管多重身份这个复杂因素,对于相关法律事实的认定会产生较大的影响。

继续阅读“原董事长持劳动合同起诉要求公司支付工资差额,法院为何判败诉?”

股东在公司任职,要遵守考勤制度吗?一起特殊的解除劳动合同纠纷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40篇文字

股东在公司任职,要遵守考勤制度吗?一起特殊的解除劳动合同纠纷


有2类案件,是能引起我关注的,能亲自接受委托办理最好,没有机会办理的,也会想办法学习品读一下案件判决书:

第1类案件,在法律上存在复杂、疑难、新颖的理解或者认定的,或者对于公司股权等实务操作有某种启示,这属于技术层面的东西。

第2类案件,案件背后隐藏着的事比较有意思或者有趣,这属于社会层面的东西。

今天摘录的这个案件,同时具备了上面这2种因素。

先说技术层面的事情,也就是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和法院的认定。

这个案件,二审判决推翻了一审判决。这说明,这个案件的争议认定,在法律上是存在某种难点的。

这是一个什么案件呢?

简单地说,就是本文标题里那个问题。公司的一名股东,同时也在公司任部门主管,公司有一天以这位股东旷工为由解除了与他的劳动合同。这名股东不服,打起了劳动争议官司,从劳动仲裁打到了法院诉讼。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议在哪里呢?

继续阅读“股东在公司任职,要遵守考勤制度吗?一起特殊的解除劳动合同纠纷”

法定代表人起诉公司要求支付劳动报酬,协议上的公章起争议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39篇文字

法定代表人起诉公司要求支付劳动报酬,协议上的公章起争议


昨天在笔记中聊了关于公司股东和高管的多重身份的话题,今天顺着聊一聊那些公司聘用的法定代表人

现在有一种观念,说是让股东以外的人来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一种让别人承担风险和背锅的行为,不是善意的。

确实,这几年来,在一部分企业里,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有意地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而是选用公司内部感觉可控的高管或员工来担任法定代表人。

特别是一些集团形态的公司,实际控制人通过投资和再投资,实际控制了多家公司,为了部分摆脱一些需要法定代表人签字或者出面的事务的负累,这些实际控制人会考虑由他人来担任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当然,现实中也有一小部分公司的老板,的确就是为了减轻自己的法律风险而让员工来担任法定代表人。

公司聘用非股东的第三方担任法定代表人,并不是法律禁止的。而且,法律从来没有规定过应当由股东来担任法定代表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三条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并依法登记。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应当办理变更登记。”

但是,公司聘用非股东的第三方担任法定代表人,会产生一个对法定代表人进行管理的问题。

法定代表人,从本质上来看,是公司的特殊高管,不仅是内部高管,而且具有法定的对外代表公司的职能。之所以说是特殊高管,特别之处就在于对外的代表权。

正像在昨天的笔记里所写的,这类外聘的法定代表人,也有着双重的身份。一方面,是受聘的法定代表人,与公司之间是一种委托关系;另一方面,通常也必须与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而且往往是先有劳动关系。

今天摘录一个上海法院的案件,就是一个外聘的原法定代表人向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的案件。

这个案件里,最大的看点,是这位原法定代表人作为主要证据的一份补充协议,是劳动合同的补充协议。公司对这份协议不认可,认为是这位原法定代表人占有公章时自己和自己私下制作的,并不是公司股东(这个公司只有一个股东)的意思。

一审支持了原法定代表人的诉讼请求。二审推翻了一审判决。

记得有客户问过我,在聘用他人担任法定代表人时怎么进行风险控制,防止法定代表人私盖公章或者对外代表公司签订合同?关于这个问题,也许看了下面这个案例,就能够自己想出合适自己实际情况的方法来。

继续阅读“法定代表人起诉公司要求支付劳动报酬,协议上的公章起争议”

既是股东,又是业务经理,约定的收入是劳动报酬还是股东分红?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38篇文字

既是股东,又是业务经理,约定的收入是劳动报酬还是股东分红?


关于公司股东、高管的多重法律身份,我在过去的文章里特别写过。这个复杂的状态,在现实中,很多的股东和高管在没有打官司之前是没有这方面的认识的,好些人没有意识到这多重身份所带来的复杂的法律关系。

公司股东、高管的多重法律身份,原因在于在很多情况下需要同时适用公司法和劳动法这两个不同的部门法,而这两个不同的部门法在立法目的和立法逻辑上是不同的。

以公司股东为例。

大量的有限责任公司中,公司股东往往是身兼多个身份的,他们不仅仅是作为出资人的股东,而且同时还是公司的高管(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财务负责人等高级管理人员),另外,他们还可能与公司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在公司上了社保。

假如问题仅限于此,那可能还不算太复杂。但是,现实中,这些公司的内部治理往往并不是那么合格,这些股东们虽然实际上在履行公司某些高管的职务,但是他们与公司之间并没有建立起合规的合同,没有专门的高管聘用协议,甚至连劳动合同都未必签得对。更为混乱的是,所有的这些全部都在口头上进行,就连一份讨论确定这些事情的股东会决议也没有。

这些的多重身份,可以多到诸如股东、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以及总经理集于一身。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高管与公司之间理解为是一种委托关系,而员工与公司之间理解为是劳动关系。

之所以这个问题会变复杂,也是因为我们国家的劳动法并没有将高管排除在劳动关系之外。因此,现实中,大部分的中小微公司中,极少见到独立的高管,也就是说没有劳动关系的高管。而在规模较大的、股东成员较多和复杂的公司中,独立的高管就比较常见了。但是,顺便说一下,在上市公司中,经常听到的“独立董事”,并不是针对劳动关系来说的,而是说不在上市公司担任除董事外的其他职务,并与其所受聘的上市公司及其主要股东不存在可能妨碍其进行独立客观判断关系的董事。这与我们今天说的主题没有关系。

这么复杂的多重身份,随之而来就是在责任和利益方面的区分问题。今天先聊利益这部分。钱是基于什么身份拿的,就可能是有不同的法律性质,适用的法律就不同,由此产生的法律判断也不同。

有些绝对控股的大股东,因为公私不分,将公司的资金随意调配到其他实体,很多时候并没有故意要侵害公司利益的意图,有些大股东随意转进公司的资金比转出去的还多,但是就有因此被认定为是挪用公司资金罪的案子出现。这就是在脑子里没有一种将公司与自己在法律上区分开来的明确意识。高管的多重身份,也是这样,不能乱,乱了未必出事,但是乱了容易出事、容易起争议。

继续阅读“既是股东,又是业务经理,约定的收入是劳动报酬还是股东分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