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能想到,“四舍五入”也能成为股权转让纠纷的争议点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803篇文字

有谁能想到,“四舍五入”也能成为股权转让纠纷的争议点


记得教我儿子四舍五入的时候,大概也就在他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其实也不是教,也就是闲聊时提了一下,稍微说明一下,小孩也就懂了。

四舍五入,有时是为了方便表述。但是,四舍五入式的表述,是不精确的。所以,在正式的法律文件中,有经验的人是不会随意运用四舍五入的方式来表述数字的。

去年上海法院有个股权转让纠纷的案子,唯一的争议焦点,居然就是四舍五入引起的。

当然,在那个案子里,有没有四舍五入,只是争议双方表面的争议,内在争议都是隐藏在后面而无法呈现到法庭上的。

这个案子,可以推测就是某一方当事人无理搅三分,只是为了诉讼而故意找到这个合同文字上的瑕疵。

为什么成熟的商业合同,上面的文字都会尽量周全而明确?

一方面是为了履行合同细节时,大家不用再花时间精力去协商,任何一个动作都有依据,每一个环节各方该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都有确切的依据。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人性中的恶因为合同文字瑕疵而找到出口。

试想一下,一个存心想要违约的人,假如发现在合同上找不到任何可以利用的对自己可能有利的内容时,他存心想违约的念头就可能被打压下去一些。相反,一个存心想违约的人,发现合同里居然有可以利用来支持他违约的内容时,那就给他实施违约增加了动力和诱惑。所以说,好的合同,能够防止商业交往中的人性恶,提升商业关系正常化。

从诉讼角度来看,法院只要分析认定这个有关四舍五入的争议焦点,就可以做出准确合理的判决,无须去探查后面的深层次原因。

不过有点儿意思的是,一审判决和二审判决虽然结论是一样的,但是审判的思路是不同的。一审判决绕开了争议点,二审判决直接回应了争议点。

继续阅读“有谁能想到,“四舍五入”也能成为股权转让纠纷的争议点”

离职的挂名股东,不仅拿不回50万拖欠工资,而且被法院判缴10万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802篇文字

离职的挂名股东,不仅拿不回50万拖欠工资,而且被法院判缴10万


挂名股东,过去就写过文章,建议要谨慎,不要随便当。特别是不要以为“挂名”就是“虚的”。

挂名股东,在法律上的责任是实的。挂名股东,就是股东。

并不是绝对不可以当挂名股东,但是前提是你要了解这里面的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和风险究竟有哪些,然后再依据具体情况判断2件事情:

一是最坏的风险你担得起吗,有某种担保减少风险吗?

二是能拿到的对价和利益是多少,能和承担的风险责任相匹配吗?

最糟糕的方式,就是糊里糊涂根据老板的要求去当挂名股东的,既不知道权利义务和风险有多少,也没有拿到公平的对价。

前面说过,挂名股东就是股东,所以法律上股东的义务和责任都是要承担的。公司发展情况良好,这些风险都可能被掩盖过去。一旦公司经营出现问题,那么这些风险就会兑现。

以前我介绍过的案子中,有挂名股东因为未及时履行公司清算义务而被法院判决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还有承担连带责任的。

今天,我这里再补充一个案子:公司破产清算了,这位挂名股东不仅无法追回公司拖欠他的近50万元的工资性收入,而且还被法院判决要向公司支付10万元的股东出资款。

继续阅读“离职的挂名股东,不仅拿不回50万拖欠工资,而且被法院判缴10万”

夫妻一方婚前所持有的股权价值在婚后的溢价,是不是夫妻共同财产?

(2020)最高法民申1003号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观点:夫妻一方婚前所持有的股权价值在婚后的变化,主要是由公司所持有的地产市场行情变动引起,而不是对公司进行经营管理或者利用该股权进行再投资产生的收益,该股权在婚后即便有溢价也应定性为自然增值,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

“……新鸿基公司成立后,未对土地进行开发,也未进行其他生产经营活动。由此,雷某持有的新鸿基公司股权价值在婚后的变化,主要是由公司所持有的地产市场行情变动引起,并不是雷某对公司进行经营管理或者利用该股权进行再投资产生的收益,原审认定事实不缺乏证据证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结算(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所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原审据此认为,雷某转让其持有的新鸿基公司股权即便有溢价也应定性为自然增值,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2021年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合同样本(2021年第1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801篇文字

“合伙指南——最新合同样本”系列,是由李立律师制作并分享的持续性更新的系列常用合同样本

2021年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合同样本(2021年第1版)


一、版本说明

合伙指南——最新合同样本: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合同(2021年第1版)

样本制作:李立 律师

第1版完成时间:2020年3月21日

本次修订时间:2021年7月9日

本次修订,是2021年第1次修订

本次修订内容:

依照《民法典》内容,对部分文字进行了微调。

《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起实施,其中新增了“合伙合同”的立法内容。

二、缘由

从事公司以及合伙等法律实务工作20余年,看过太多类型的合同样本,有优秀的,也有存在错误的。

总体上看,目前社会上存在的各类样式的合同文本,处于一种较为混乱的状况。

一些合同样本的流行,并不是因为其优秀和实用,可能仅仅是因为某些强势公司或机构在使用,或者是因为网络上最容易搜索到,或者只是因为使用习惯的延续。

部分流行的文本样式存在着“普通人难读难懂和内容不精简”的毛病。

继续阅读“2021年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合同样本(2021年第1版)”

法院:即使股东未及时清算,也不能直接就要求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800篇文字

法院:即使股东未及时清算,也不能直接就要求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


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公司债权人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要求公司股东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举证责任分配的问题。

公司债权人要让法院判决公司股东对债务承担相应的责任,需要提交什么样的证据才行呢?是不是只要证明公司股东没有依法及时开展清算工作就可以了呢?

目前,在上海地区法院判决的此类案件中,法院是要求公司债权人需要承担完整的举证责任的,并没有举证倒置的情况。

上海地区法院的这个认定思路,是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的。

首先,在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中,并没有举证倒置或者直接推定的内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规定:

第十八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债权人主张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东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债权人主张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上述情形系实际控制人原因造成,债权人主张实际控制人对公司债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在上述司法解释中,第1款和第2款规定了两种不同的情形和法律责任。

第1款规定的情形,从因果角度来看,“因”是清算义务人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开始清算,“果”是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

第2款规定的情形,“因”是股东和董事怠于履行义务,不仅包括未在法定期限内开始清算,也包括在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中不履行法律义务,同时也包括在开始清算后没有合理履行相关的义务。这个“因”的范围,比前一种情形要广泛。“果”是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以及无法进行清算。

从责任角度看,第1款规定的责任是损失赔偿原则,“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有多少损失,就赔偿多少。而第2款规定的是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是比第1款的责任要重得多。

在这条司法解释中,并没有任何内容显示公司债权人是不需要承担举证责任的。

而且,这个举证责任,不仅要举证“因”、举证“果”,还要举证“因果关系”。

继续阅读“法院:即使股东未及时清算,也不能直接就要求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

法院认定:禁售期内私下转让股票协议,因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而无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99篇文字

法院认定:禁售期内私下转让股票协议,因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而无效


2019年,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认为,这类协议会损害到广大不特定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从而动摇了上市公司股票持有和交易的基本价值立场,最终损害资本市场基本交易秩序与基本交易安全,损害金融安全与社会稳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因此,认定这份转让协议无效。

2020年,二审法院上海金融法院最终判决维持原判。

这个案件涉及到了对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具体判断,法院的认定是否准确,是值得探讨的。

特别是,自2021年1月1日起,《民法典》开始实施。《民法典》没有采用“社会公共利益”这个词语,取而代之的是“公序良俗”。虽然没有法律的定义,但是,很明显,这两个词语的含义是有些区别的。

“公序良俗”,不仅包含体现社会公共秩序的“公序”,也包含了社会良好习俗之意。

在《民法典》中,直接提到“公序良俗”的有7个条款,其中,涉及人身权的条款中的“公序良俗”的表述更强调的是“良俗”,例如:《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姓名权,有权依法决定、使用、变更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但是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第一千零一十五条规定:“自然人应当随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三)有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少数民族自然人的姓氏可以遵从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

那么,在《民法典》实施后,本文开头提到的案件中的协议的认定会有变化吗?

继续阅读“法院认定:禁售期内私下转让股票协议,因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而无效”

实物出资,不是把东西搬到公司就可以了;连法院也不理这糊涂账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98篇文字

实物出资,不是把东西搬到公司就可以了;连法院也不理这糊涂账


现实中,依然会有一些人,他们认为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就是代理打官司,而打官司说明遇到麻烦了,所以下意识地认为离法律服务远一些会比较吉祥。

那些规模稍大一些的公司,全部都会顺理成章地加大法务的投入。而且,在法务的投入方面,主要也不是诉讼,而是提供法 律管理服务。法律管理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避免无谓的风险和损失。法律管理最有价值的内容,是为问题或需求的解决提供法律上可行的参考方案。

缺乏法律管理理念的人,在从事商务和投资时,会把业务和法律这两样东西分割开来,以为业务就业务,法律是法律,并不是那么紧密的,在操作业务时不考虑法律管理,出了风险或者纠纷时才想起法律。怎么说呢?这样的行事风格,可能有利于律师多一些诉讼代理业务,但是不利于商务和投资的顺利拓展。

今天说的这个案子的原告当事人余某,就有点儿这样的行事风格。他找了搬运公司,将一大堆机器设备转交给了公司,公司的员工也清点进行了签收。他自认为这些机器设备一部分是当作对公司的出资,另一部分是卖给公司了。一年多以后,他起诉要求公司支付设备转让款,法院审理的结果可以说对他十分不利,不仅没有拿到设备转让款,而且法院在判决书里甚至都不能认定他已经完成了出资。

继续阅读“实物出资,不是把东西搬到公司就可以了;连法院也不理这糊涂账”

声称公司章程被抽换页面,出资时间比其他股东早8年,但是败诉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797篇文字

声称公司章程被抽换页面,出资时间比其他股东早8年,但是败诉


这个案子不是我经手的,但是这个案子让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原因是:

1、原告败诉,主要败在证据上。

从情理上看,原告的陈述有相当可信度的,可惜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可以支撑原告的说法。

2、商业活动中的个人好习惯,平时看似微不足道,事实上可以让你避开无数的坑。

为什么原告的陈述看上去有可信度呢?

原告是甲公司的股东。

在这个发生在上海法院的2019年的案例中,原告是一家公司。为了方便与甲公司区别开来,下面我将原告替换为自然人王某来描述整个案件以及进行讨论,这样看起来清楚些。

原告,王某,是甲公司的股东。

2016年6月1日,甲公司成立,原告王某、刘某、A公司为三位股东,分别持有公司40%、55%、5%的股权。

这个案件的争议焦点,正是那份设立甲公司时在工商机关备案的公司章程。

工商机关备案的甲公司章程中,该章程第三章规定了公司注册资本为300万元。该章程第四章规定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出资方式、出资额和出资时间”,其中规定:

刘某的出资额165万元,出资时间2028年5月31日

A公司的出资额15万元,出资时间2025年12月31日

原告王某的出资额120万元,出资时间2017年4月25日

这份章程的最后一页上,所有的股东都在落款处签字和盖章了。

一眼看上去,3个创始股东的出资时间是有些不太寻常。另外2名股东的出资时间一个是2028年,另一个是2025年末。而王某的出资时间远远早于另两名股东,比A公司的出资时间早了8年多,比刘某的出资时间早了11年多。

或许3名股东之间有特别的资金安排,但是,在实践中,这样的情形极少出现。

而且,王某还提供了一些旁证,也让这个事情更显得可疑了。

继续阅读“声称公司章程被抽换页面,出资时间比其他股东早8年,但是败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