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院:“用户连续365天未登录游戏就删账号”的服务协议无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5篇文字

上海法院:“用户连续365天未登录游戏就删账号”的服务协议无效


网络服务协议,大多属于法律上所说的“格式条款”,因此,如果违反关于格式条款的法律规定,即使用户注册时同意了,也会依法被认定为无效条款。

很多的网络服务,似乎都有这样的服务协议内容,就是对长期不活动的账号可以删除。这样的格式条款有效吗?

上海法院最近审结了一个案件,认定该案件中的游戏服务条款中有关“用户连续365天未登录游戏就删账号”的条款无效。

继续阅读“上海法院:“用户连续365天未登录游戏就删账号”的服务协议无效”

公司拒绝回购员工的激励股权,奇葩理由是:劳动关系不在本公司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4篇文字

公司拒绝回购员工的激励股权,奇葩理由是:劳动关系不在本公司


看到这个标题,或许会疑惑:那么,当初为什么给这位员工股权激励呢?

其实,主要原因很可能就是公司不想给钱了,所以找了个当初股权激励制度中的一个漏洞来作为理由。

这个漏洞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当然,理论上也有可能是当初故意搞得,但是可能性不大。

假如你是员工的话,那么也要注意一下,免得也误入“漩涡”。

辛某向一审院提出诉讼请求:

  1. A公司对辛某进行股权回购,支付26460元;
  2. 诉讼费及相关费用由A公司承担。

2017年9月,辛某入职B公司,与B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辛某同意根据B公司需要,从事PHPI工程师岗位工作;合同期自2017年9月4日起至2020年9月3日止。

2018年2月,A公司给与辛某股权激励。

辛某(乙方)、A公司(甲方)签订《A公司股权激励协议书》,约定:

继续阅读“公司拒绝回购员工的激励股权,奇葩理由是:劳动关系不在本公司”

股东起诉股东,要求按公司章程规定货币出资800万元,为何败诉?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3篇文字

股东起诉股东,要求按公司章程规定货币出资800万元,为何败诉?


通过下面这个案件的解说,或许你可以更加进一步地理解一个重要的实务要点:

公司章程的法律性质是什么,章程里面规定的事项,在没有修改章程之前就一定不会变更吗?

在公司章程的问题上,很多中小微公司的股东,对公司章程还是轻视的,总觉得那就是份开办公司是必不可少的文件,一旦公司成立了,似乎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这种轻视的态度,首先带来的是一种混乱的管理状态。有的公司甚至会找不到自己那份有效的公司章程,要用的时候还去公司登记机关翻设立公司时的旧档。

之前,还有个奇葩的案件:

一家公司的全体股东,召开了一次临时股东会会议,一致同意修改公司章程的一个条款,把原先规定的“重大事项须三分之二以上通过”,修改为“重大事项全体一致同意通过”。

要知道,这在内部治理方面,可是一个重要的变化。可是,后面发生的情况,给人的感觉是这次修改章程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过。

继续阅读“股东起诉股东,要求按公司章程规定货币出资800万元,为何败诉?”

在劳动合同中设定离职“脱密期”,要特别注意什么?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2篇文字

在劳动合同中设定离职“脱密期”,要特别注意什么?


有客户向我提起了关于“脱密期”的问题,想问我是否可以通过这个措施加强商业秘密保护。

“脱密期”这个事情,也是一个很难简单说清楚的事情,所以这里略微整理一下。

一、脱密期,从这个制度的由来来看,它主要是针对特定的一些领域和行业而设计的。

在我国,脱密期的起源,是针对“国家秘密”的,而不是针对一般企业的“商业秘密”的。时至今日,直接规定“脱密期”的法规,绝大多数仍然是针对“国家秘密”的,例如: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第八十六条 公务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辞去公职:……(二)在涉及国家秘密等特殊职位任职或者离开上述职位不满国家规定的脱密期限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五十九条中规定,“监察机关涉密人员离岗离职后,应当遵守脱密期管理规定,严格履行保密义务,不得泄露相关秘密。”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第三十八条中规定,“涉密人员离岗离职实行脱密期管理。”

另外,在金融、保险业的行业管理规定中,也有“脱密期”的规定。这些领域涉及到国家和社会的安全,按照国家秘密的保护来操作,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因此,可以看到,这个制度的“初心”,并不是用于普通企业的商业秘密保护的,所以它也没有特别考虑到和劳动法律的协调问题。

二、劳动法律法规关于“脱密期”的不明确

继续阅读“在劳动合同中设定离职“脱密期”,要特别注意什么?”

股东要求公司返回出资款,法院居然判决支持,理由是:实为借贷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1篇文字

股东要求公司返回出资款,法院居然判决支持,理由是:实为借贷


这个案件中,甚至原告在起诉的时候,也没有认为这属于“名为投资,实为借贷”。法院是根据案件的审理情况,直接进行定性的。

原告成为公司的股东,形式上通过了增资的股东协议,也有股东会决议,只是没有去办理变更登记。这从公司内部来说,已经是具备了股东资格。那么,本案中,为什么法院认为是民间借贷关系呢?

A公司作为甲方,王某作为乙方,签订了一份股东协议,其中部分约定内容如下:

  1. 甲方根据公司发展需要,决定吸收乙方为新股东,并为此修改公司章程和进行工商变更。
  2. 甲方本次股东会议决定增加公司注册资金到1200万元,并以此值计算乙方出资比例。
  3. 甲方对公司经营充满信心,愿意根据乙方出资总额给予每年不低于18%的固定回报。
  4. 乙方根据修改后的公司章程,货币出资200万元人民币,占公司注册资金总额比例为16%。股权性质为优先股。
  5. 乙方不干涉公司具体经营活动,作为优先股获取固定回报……。

金某作为当时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协议上签名,并加盖A公司的印章。

同一天,A公司配套通过股东会会议决议,内容是:

  1. 同意增加新股东王某;
  2. 同意增加注册资本200万元;
  3. 同意就上述变更事项修改公司章程相关条款。

随后,还通过章程修正案,章程明确载明“王某持股比例16.67%”。

王某将200万元汇到A公司在银行开设的公司账户,汇款用途注明投资款。

至此,除了变更登记之外,王某成为股东的基本程序已经完成了。

2019年,王某起诉A公司,诉讼请求包括:1、办理股东变更登记;2、返还200万元并支付利息。

在起诉的时候,王某并不认为双方的关系是民间借贷关系。

王某在法庭上陈述了“股东协议”的由来,引起了法官的注意。

继续阅读“股东要求公司返回出资款,法院居然判决支持,理由是:实为借贷”

儿子代表公司,起诉要求母亲返还公司证照;家族公司更需内部治理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80篇文字

儿子代表公司,起诉要求母亲返还公司证照;家族公司更需内部治理


有这么个案子:公司本来是夫妻共同持股,后来丈夫把股权无偿转让给儿子,儿子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夫妻双方离婚,于是母子共同持股公司;母子在公司经营方面发生严重矛盾冲突,公司员工的工资也因此拖欠;儿子代表公司,起诉要求母亲返还公司公章、证照等物品。

有一种观点,认为经营公司最好不要让亲属参与,因为亲情不容易管理。这种观点,不现实,而且是认知误区的。

现实是,大量初创的公司都是夫妻或者家族合力开办和运营的。这里面的原因是:初创期,很难从外部找到资金、人力和信任,只有家人才可能给予某种程度不计回报和不计风险的支持。所以,家人和亲属参与公司经营,包括合股或者合伙,都是有现实必要的。

事实上,在上市公司里,夫妻共同持股控制公司的情形也不罕见。这说明,公司是不是让亲属参与,与公司成败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一家公司或企业的成败,要么是时运所致,要么是市场竞争失败,要么是内部管理出了大问题。那些让亲属参与公司经营后失败的公司,失败的原因不是“亲属参与”,而是管理失败。

之所以管理失败,是因为当初认为亲属无法管理,或者认为亲属不必管理。感觉都是亲属,拉不下脸来管理,否则会搞坏关系,这是认为无法管理。感觉都是亲属,有信任度,不需要条条框框,这是认为不必管理。这两类想法,在我工作中都曾经遇到过。

老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这是很有道理的。

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并不是说“因为亲兄弟,所以要明算账”,而是说“亲兄弟的感情更值得维护,只有坚持明算账,才能更好地维系兄弟情”。所以说,家族企业,其实从某种角度来说,内部治理机制和制度的建设是更为重要的。

回到本文开头说的那个案件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内部治理一直比较“随意”的公司,关于公章、法人章、财务章、营业执照、企业网银秘钥这些特殊物品的保管和使用并没有什么制度性的规定。在把股权转让给儿子之前,这些物品是由父亲管控的。在把股权转让给儿子之后,特别是父母离婚后,母亲将这些物品掌控在直接手里。但是,公司章程里没有这方面的规定,也没有什么股东会决议来规定这个事项。

儿子孙某认为自己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公司的证照理应归自己管控。

但是,他母亲曹某也拿出了很多理由来对抗:

继续阅读“儿子代表公司,起诉要求母亲返还公司证照;家族公司更需内部治理”

法院相关生效裁判文书送达之日,可认定为取得股东资格的时间吗?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79篇文字

法院相关生效裁判文书送达之日,可认定为取得股东资格的时间吗?


取得股东资格的时间,严格来说,除了公司初始股东以外,不是以工商登记为准的。工商登记,只是把已经成为股东的事实“公示”出来。

通常来看,股东资格的取得,是以公司确认为准的。《公司法》规定:

第三十二条 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
(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
(二)股东的出资额;
(三)出资证明书编号。
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
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依照上面的法律规定,公司确认股东资格的基本形式,是将其记载于公司内部的股东名册上。

但问题是,很多公司内部没有设置这个“股东名册”。

当然,公司对股东资格的确认还有其它法律规定的形式。比如说,股权转让发生后,公司向新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这也是一种明确的形式。《公司法》规定:

第七十三条 依照本法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转让股权后,公司应当注销原股东的出资证明书,向新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并相应修改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册中有关股东及其出资额的记载。对公司章程的该项修改不需再由股东会表决。

公司在公司登记机关登记新股东,从法律上来看,是证明股东资格的证据,但并不是公司确认股东资格的形式。在登记时,通常会提供股东会决议,而这个确认新股东资格的股权会决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才可以理解为是公司确认股东资格的形式。

那么,回到本文主题上那个问题:法院相关的生效法律裁判文书,能够作为确定股东资格的依据吗?

继续阅读“法院相关生效裁判文书送达之日,可认定为取得股东资格的时间吗?”

公司整体转让,个别股东与受让人私下约定另收益,法院判拿出来分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178篇文字

公司整体转让,个别股东与受让人私下约定另收益,法院判拿出来分


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案件,可见人心的幽暗难测。不过,审理该案件的二审法官能运用《民法典》的“公平原则”来断案,确是很难得的思路。

A公司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因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预售房屋无法竣工交付,500余购房户不断上访,公司拟破产重组。期间,公司的主要债权人之一还向人民法院申请A公司破产清算,后来又撤回。

经协调联络,张某表示愿意“接盘”。于是,张某与A公司的所有股东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所有股东将A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张某。

关于股权转让款,在这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中,各方约定:鉴于公司注册资本金6088万元已经亏损完毕,因此以上股权转让,戊方支付甲乙丙丁四方股权转让价款500万元。

股权转让得到了履行,张某100%控股了A公司。之后,张某又将51%的股权转让给了白某,白某又成为新的公司控股人。

到此为止,表面看来,似乎关于A公司股权整体出让的事情已经了结了。

但是,A公司原股东刘某发现了隐藏在底下的情况。

A公司另一名原股东游某,和接盘A公司的张某、白某另有约定的协议,约定在A公司开发的房地产项目由显著进展后,A公司退还游某之前投入A公司的出资。

继续阅读“公司整体转让,个别股东与受让人私下约定另收益,法院判拿出来分”
李立律师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