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立法的角度,什么是电子商务?

近来,《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及其相随的北京工商的有关规定的出台和实施引起了业内广泛的争议,而上海市有关促进电子商务发展的地方法规草案也正在人大审议中。关于电子商务的专项立法问题对于立法机关而言是一个崭新的课题,立法内容最终如何将直接影响到电子商务发展的走向。 立法时,需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很可能就是:“什么是电子商务?”

这是一个看似简单且有点可笑的问题,因为似乎谁都知道。但是,站在立法者的角度,这实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或许你会说,利用互联网做买卖就是电子商务。这可以说是最普遍的认识之一,在一些地方规定中也是如此表述。比如,《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中尽管没有明确指出电子商务的定义是什么,但第二十六条指出:利用互联网从事经营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应当依法取得营业执照。又比如《上海市促进电子商务发展规定(草案)》在送审稿中规定电子商务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商品销售、服务提供等经营活动”。可当你真的认真深入地分析这些定义时,仍然会感觉有理解上的难点:

难点之一,怎么样才算是“利用互联网”?

在网上开网店、订单生成在网上,支付在网上,这种形式的“利用互联网”,我们把它定性为“电子商务”,不会有任何争议。但是,以下这些情形也同样是在“利用互联网”,它们能不能归入立法定义的“电子商务”中去呢?

1、在商务活动中使用电邮与供应商、客户联系,甚至在电邮中达成协议,但并不在互联网上设网站,支付也仍然使用传统方式;

2、传统企业,除了做一个企业网站宣传自己的产品外,其他一切照旧;

3、用网络电话联系客户达成交易,但客户仍然是用普通电话接听;

4、在宣传、洽谈、订立合同、交货、收款等一系列流程中,只有一个环节或几个环节利用互联网;

5、利用互联网开远程会议洽谈业务。

以上这些,只是目前常见的一些例子,随着技术创新及商务模式的创新,类似这样并非“纯粹利用互联网”的商务模式花样会更多。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某天可能会像如今我们使用的水和电一样,成为必不可少的资源和环境设施。如果凡是在商务中沾上互联网,就认定为“电子商务”,那么“电子商务”最终会变成“商务”,这好比在电话发明之时,很少人用电话进行商务,或许可以把利用电话进行商务的称之为“电话商务”,而现在,谁还会区别是不是利用电话呐。

立法讲究稳定性和准确性,而“电子商务”这个概念的内涵从技术角度确实很难把握。定义过泛,将使其成为未来“商务”的代名词;定义过窄,又会使其他应当形式的新商务模式得不到专项法规的促进和规范作用。这是难点之一。

难点之二,电子商务只有“利用互联网”这一种形式吗?

三网合一,这是一个基本在业内得到共识的未来趋势判断。目前正在开展的IPTV业务,从技术角度看就是互联网和广播电视网的结合。而现在每台手机几乎都可能接入wap,这是移动通讯网和互联网的结合。利用这类通联环境或节点进行商务,算不算电子商务呢?在《电子商务发展“十一五”规划》中也明确了电子商务是网络化的新型经济活动,即基于互联网、广播电视网和电信网络等电子信息网络的生产、流通和消费活动,而不仅仅是基于互联网的新型交易或流通方式。

而较为成熟的固定电话支付、移动支付等,从通常的理解来看也被视为电子商务形式,但它确实没有“利用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专项立法中是不是要将之纳入适用范围呢?

还有更传统的电话、电报、传真、电视手段,曾有学者认为这类电子手段不应当包括在“电子商务”的定义中,可如今的网络电话、网络传真、IPTV让这样的观点又过时了。电子商务的专项立法,要不要同时一并适用于使用这些电子手段的商务呢?

在国外专业性组织及国家的相关立法中,可以发现,对于“电子商务”与传统商务的区别,更注重的是“电子数据交换”或把它定义为一种“手段”,而不是定义为商务中的一个种类,并且不强调是否“利用互联网”。例如,在联合国《电子商务示范法》中规定,本法适用于在商业活动方面使用的以一项数据电文为形式的任何种类的信息。加拿大电子商务协会认为,电子商务是通过数字通信进行商品和服务的买卖以及资金的转账,它还包括公司间和公司内利用电子邮件,电子数据交换,文件传输、传真、电视会议、远程计算机联网所能实现的全部功能。欧洲议会关于”电子商务”给出的定义是:”电子商务是通过电子方式进行的商务活动。国际标准化组织定义电子商务是企业之间,企业与消费者之间信息内容与需求交换的一种通用术语。

从以上立法难点的分析中,可以看出,“电子商务”在专项立法中的定义问题绝对不是想像中那样简单。未来出台的专项立法究竟如何定义“电子商务”,除了立法目的和立法宗旨外,还涉及到地方立法权限的约束。在没有专门性的国家级法律法规的前提下,电子商务立法问题是不可能通过地方立法来完整解决的。

“在立法的角度,什么是电子商务?”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