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解散公司,举证要求高,8年没开股东会,法院也不判解散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1075篇文字

起诉解散公司,举证要求高,8年没开股东会,法院也不判解散


股东,通过起诉的方式,请求法院判决解散公司,这是退出和结束公司经营的法律途径之一。对于小股东来说,在于大股东的争议无法协商的前提下,这是一条可以考虑的途径。

但是,这条路不是那么好走的,法院需要的法律要点,一个都不能少。法院在实际审理这类案件时,态度都是谨慎和“偏保守”的。

为什么法院会是这种态度呢?这是这类案件本身的性质和特点决定的。

第一,《公司法》的立法理念之一,就是司法要避免过度介入公司的内部治理中去。

这是为了发挥公司的自主性和股东的积极性。原则上,公司内部治理的问题,应当由公司内部成员自行处理。只有在涉及到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的情形时,或者权利义务过于不公平的情况下,司法才会有限度地介入。

现实中,有些股东,想要拿掉头上的“法定代表人”的帽子,就直接到法院起诉,往往被法院驳回。法院认为,你作为股东,完全可以提议召开股东会来尝试解决此事,在内部解决途径没有穷尽的前提下,法院是不会处理的。其实,这里,法院就是遵循了“避免过度介入公司的内部治理”的原则。

第二,公司解散,所涉及的利益方,不只是公司股东。

公司解散,直接的利益方,至少会包括:债权人、员工、税务机关。法院在考虑是否要判决解散公司时,需要同时考虑这些潜在的利益方。而这些利益方,是不希望公司解散的。法院判决对于这些利益方的效果,可以理解为判决的“社会效果”。法院判决,是必须同时考虑社会效果的。从社会效果来说,能不解散公司,就不解散公司,法学上称为“企业维持原则”。

所以,股东起诉解散公司的诉讼,对于原告的举证要求是较高的,既不能只因为股东之间无法沟通就可以判决解散公司,也不能只因为公司经营困难就可以判决解散公司。

那么,法院判决解散公司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规定:

第一条 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诉讼,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一)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二)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三)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

(四)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

股东以知情权、利润分配请求权等权益受到损害,或者公司亏损、财产不足以偿还全部债务,以及公司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未进行清算等为由,提起解散公司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

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上述法律规定,大概可以归纳为3个条件:

1、公司内部治理产生“僵局”;

2、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

3、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

想要让法律判决解散公司,上面这3个条件一个都不能少。

以今天文章标题里这个案件为例,就是少了第2个条件。法院认为,这家公司的经营管理,没有严重困难。

案件中的这家公司,有两个股东,各占50%股份,拥有对等表决权。同时,公司章程规定“股东会作出的决议必须经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公司的两位股东已产生激烈的矛盾。根据持股比例和议事规则,决定了只要两位股东意见分歧、互不配合,就无法形成有效表决,导致公司无法通过有效的股东会决议管理公司。

从这个角度看,已经形成了公司僵局。

但是,法院认为,并不是形成了公司僵局,就意味着符合了法院判决解散公司的条件。

法院分析认为:

1、《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主要是指管理方面存有严重内部障碍。本案中,公司从成立时起就不是通过召开股东会进行决策运作。

根据查明的事实,A公司自2012年成立时起,没有正式召开过股东会。A公司成立至2016年11月底,由张某主持公司经营管理活动,重大事项均由张某和曹某协商决定。自2016年12月起,换由曹某主持公司经营管理活动。2018年4月,A公司聘任第三方团队对公司的管理活动进行经营,曹某于2019年被刑事拘留后,A公司至今仍由第三方团队继续运营。因此,A公司虽然从未正式召开过股东会,现在也无法通过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但不影响公司开展正常的经营管理活动,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A公司的管理存在严重的内部障碍。

2、股东投资设立公司、参与公司决策的最终目的是获得收益。张某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向公司行使知情权、查阅公司财务账册、分配公司收入等股东权利而遭遇到阻碍。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A公司继续存续会使张某的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

3、根据查明的事实,除本案之外,张某与A公司之间有多个诉讼正在进行,其中与张某股东身份、股东权益直接相关的就有两个案件,一是张某起诉A公司,请求确认关于认定其抽逃出资、解除其股东身份的股东会决议无效;二是张某起诉A公司,请求公司履行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决议,办理变更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为张某的工商登记手续,该两案均正在审理中。上述事实使得张某的股东身份及股东权益处于不确定的状态,且在相关诉讼终结前,无法认定张某已穷尽了其他救济途径。

上面这个案件,从诉讼技术角度看,张某的准备是不足的,法院居然可以从3个方面都找到不支持解散的理由,这只能归结于起诉前的专业准备严重不足,因为,法院所说的这3个方面,是此类案件必定要考虑的要点。假如事先功课做得足一些,证据准备得更加周全一些,这个案件的结果是不确定的。

正如前面所说的,这类案件对原告的举证要求是较高的,不要误以为只要内部矛盾难解就能让法院判决解散公司的

【本文作者:李立律师 擅长公司、股权、合伙等公司类法律实务,政府法律顾问,政府评定的优秀律师,1999年开始执业,办公地点上海市】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仅供联络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