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企业新任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企业起诉现任要求配合变更登记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488篇文字

集体企业新任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企业起诉现任要求配合变更登记


所有制、股权结构、合伙机制、管理制度,这些结构性的问题,越早处理越好,越早明确越好。这些问题,就像是一座建造的大大楼的地基和框架设计,一旦存在着严重的问题,越到后期越无法解决。

一家集体企业,工商登记上的唯一出资人出具决定文件选任了一位新的法定代表人,将原任的法定代表人的职位撤销了。于是,引发了一场矛盾,或许是早就已经埋的雷,或许是积怨已久,或许是一任领导一任管理思路。总之,这场矛盾,在诉讼程序上完整地走完了一审、二审和申请再审的三个流程。

原任的法定代表人,不仅是拒绝配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而且还拿走了企业的公章和营业执照等物,而且在庭审中还提出,这家企业虽然登记簿上显示的是集体所有制企业,但是实际上是由他个人投资的一家个体企业。这样的主张显然是很难论证的。但是,考虑到很多城镇集体企业的复杂历史渊源,也许原任法定代表人所说的情况,其中是有些真实的。

原任法定代表人,同时也向法院提出一个观点,那就是在工商登记没有变更的前提下,企业出资人新任命的法定代表人无权代表企业提起这场针对原任法定代表人的诉讼。

那么,这些观点,能得到法院的支持吗?

最终,原任法定代表人败诉,完全败诉,一审败诉,二审败诉,再审仍然失败。

在这个案件中,除了本文标题所列的法律知识点外,还有一些经验和教训是可以为我们所得的。

我们先看一下事实。

作为法律工作者,日常生活中有一个难处,就是向其他人说明“法律事实”和“经验事实”不是一回事。这个东西很难简明得说清楚,因为“法律事实”这个概念本身,是与我们直觉经验中的事实是有某种对抗性的。人们很难快速接受一个违背经验直觉的对事实的特别定义。

所以,这里我试着分成:法院认定 的事实,诉讼当事人所陈述的情况。

在诉讼当事人所陈述的情况里,在诉讼中因为证据不足或无法取信于人民法院,虽然可能在客观经验里是一个事实,但很可能被法院所否定。

比如,经验事实上,你借给了邻居老王2000元钱,但是没有留写借条,也没有证人,还是现金形式,没有银行走账记录。最后,老王不承认,你把老王告到了法庭上。这时候,你拿不出证据或者拿出的证据不足以让人认定老王借了你的钱,于是法院就作出了一个事实认定,即从法律事实的角度来判断“无法认定你所说的你借给老王2000元的这个事实”。看,这个法律事实,就与经验事实相反了,但是,是合情合理的。

在这个案件中,法院最后可以认定的事实是这样的:

  • 本案所涉的集体企业,名为“好和事茶坊”。根据企业登记资料显示,成立于2002年6月10日,法定代表人为褚伟,注册资金5万元,系集体所有制企业,主管部门(出资人)为上海市人防混凝土材料经营部(以下简称经营部)。
  • 2002年4月26日,经营部出具证明,褚伟系好和事茶坊经理。同日,经营部向好和事茶坊出具《批复》,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为褚伟。好和事茶坊章程载明:……好和事茶坊由经营部出资成立……作为出资者享有所有者的资产收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权利……法定代表人由褚伟担任。
  • 经营部成立于1997年3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褚本林(系褚伟父亲),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主管部门(出资人)为上海市人防混凝土搅拌站(以下简称“搅拌站”),是国有企业。
  • 2019年8月29日,搅拌站向经营部发出通知,由黄伟担任经营部经理及法定代表人。同年9月3日,搅拌站向褚本林发送通知,请褚本林协助办理经营部工商登记变更手续。
  • 2019年9月4日,经营部发出通知给好和事茶坊,决定黄伟担任好和事茶坊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褚伟不再担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褚伟应返还好和事茶坊的公章及证照。当日,经营部还向褚伟发出通知,要求其将证照、公章移交黄伟并配合办理工商登记变更手续。后褚伟未能返还证照、公章,也未予配合办理变更手续,故好和事茶坊诉至一审法院,要求判如所请。
  • 经营部及搅拌站于2019年10月18日向一审法院出具《关于好和事茶坊法定代表人的说明》,载明经营部系好和事茶坊唯一出资人,根据经营部唯一出资人及主办单位搅拌站的指示,确认褚伟不再担任好和事茶坊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位,由黄伟接任。黄伟作为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有权处理好和事茶坊事宜,包括代表好和事茶坊提起诉讼等。经营部已通知好和事茶坊办理工商登记变更手续,但因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要求原法定代表人即褚伟必须到场,但褚伟拒不配合,导致目前工商登记的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仍为褚伟。

以上是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

诸伟,也是原法定代表人,还向法庭陈述了一些情况,但是并未得到法院的支持和认可。他称:

  1. 好和事茶坊的开办者是上海市人防混凝土材料经营部(以下简称经营部),好和事茶坊实系经营部职工下岗分流自谋出路设立的“红帽子”企业,是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历史原因所形成的特殊企业。好和事茶坊和经营部在本质上均为个人独资企业或个体工商户。
  2. 好和事茶坊承租的虹口区山阴路XXX号底层房屋来源为自然人债权债务纠纷引起的虹口区福都商厦工程款抵押,后因该房屋承租人无法变更为个人,才变更为褚伟实际控制或经营的好和事茶坊,如强行将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进行变更,无异于抢夺本属于褚伟的财产。

关于诉讼程序,在二审时,禇伟提出:一审审理程序违法,未严格审查原告主体资格。好和事茶坊目前法定代表人仍是褚伟,黄伟至多只能作为好和事茶坊的代理人参加诉讼。但一审中,除黄伟之外,好和事茶坊另有两名代理人,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到了申请再审时,禇伟又稍微改变了上面的观点,认为:黄伟代表好和事茶坊提起本案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好和事茶坊企业登记信息显示的法定代表人仍然是褚伟。

此案最终的判决内容,主要是在二审的判决书中上具体陈述的。法院驳回了禇伟所有的抗辩理由和观点。法院认为:

  1. 首先,好和事茶坊系集体所有制企业,《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规定集体企业章程必须载明法定代表人的产生程序及职权范围,集体企业实行经理负责制,经理是集体企业的法定代表人。由集体企业联合经济组织投资开办的集体企业,其经理可以由该联合经济组织任免,投资主体多元化的集体企业,其中国家投资达到一定比例的,其经理可以由上级管理机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任免。好和事茶坊章程也载明,好和事茶坊由经营部出资设立,出资者有选择管理者的权利。
    2019年9月4日,经营部作为好和事茶坊的唯一出资人,已经通知褚伟将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黄伟,综上,可以认定黄伟有权代表好和事茶坊,提起本案诉讼。更何况,经营部及作为经营部唯一出资人的搅拌站也均出具说明,表明黄伟作为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好和事茶坊,故本案好和事茶坊主体适格。
  2. 其次,《条例》规定集体企业的财产及合法权益受国家法律保护,不受侵犯。好和事茶坊要求褚伟返还的证照、公章等均属于企业财物,好和事茶坊章程中也未涉及由何人、何部门保管,故好和事茶坊有权决定由何人保管。
    现褚伟确认持有系争物品,鉴于其已不再担任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不能代表好和事茶坊继续保管证照、公章等,应向好和事茶坊返还系争物品。
  3. 最后,褚伟辩称经营部作为好和事茶坊的唯一出资人已经收回投资,且好和事茶坊现由其个人经营,“性质有待认定”。对此说法,一审法院需要强调的是,根据工商登记显示,好和事茶坊系集体所有制企业,性质明确,现企业的出资人即主管部门已经变更好和事茶坊的法定代表人,也符合好和事茶坊章程规定,故褚伟应配合办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褚伟提供的支付款项的证据,本案中并不足以改变好和事茶坊的企业性质。而《关于经营部退出好和事茶坊的报告》,也未获得经营部主管部门搅拌站的认可。即使褚伟的支付行为属实,也不符合《上海市产权交易市场管理办法》中关于集体产权交易之规定。另,集体所有制企业之甄别定性,也并非法院审理范围,褚伟可依法另行解决。

任何诉讼案件,摆在法庭上的,记录在判决书里,只是部分事实,很多的情况并不是显在表面的。

从这个案件中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中,可以看出,这家集体企业在成立时很可能是处于一种很不规范的状态,包括上级投资方在内的各方当时只是考虑到实际需要,而并没有在企业所有制性质以及内部治理机制上花过精力。

有一个事实,在这家集体企业开办时,法定代表人的父亲就是上级投资方的法定代表人,而且还是唯一的投资方。很可能就是因为这层关系,造成了相关当事人没有及时想办法操作,将企业所有制和内部机制调整到对自己相对有利的一种法律状态下。

顺便再说两句。

其实,这种对法律管理和风险管理的第二位理念并不罕见。所谓“第二位理念”,是我生造的词组,不用搜索。意思是,在操作重大商务和投资事务时,总是先谈业务,谈妥了业务再找法务或律师来风控管理一下。

事实上,这种对法律管理的理念,层次是需要提高的。对于重大的事务,法律管理应当在一开始就要介入发挥作用的,或者说在商洽之初、计划之初就应当介入,这样才能提供最大的价值。

【本文作者:李立律师,公司法律顾问型律师,擅长合伙与股权实务】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仅供联络预约,不提供线上法律咨询;谨慎接受委托,尽心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