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职员冒充行长,假存单有效吗?表见代理,不是那么随便的事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389篇文字

银行职员冒充行长,假存单有效吗?表见代理,不是那么随便的事

昨天,随手写了篇《丈夫代妻子签字,股权转让是否无效?表见代理,不是那么随便的事》。也是晚了困了,所以关于“表见代理”,后面本来想写的内容还有写完,今天继续。

在昨天的文章中,提到过表见代理的成立是有着严格的条件的。即使是在昨天提到那个夫妻的案例中,双方有如此特殊的身份关系,但是法院在审理案件中仍然不是直接以这种身份为直接的理由来判定是否构成表见代理,而是从案件的多项事实情节中综合判断是否构成表见代理关系。

昨天这个案例的结果,是法院最终认定丈夫代为签署股权转让合同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因此股权转让合同中关于妻子的股权转让事宜产生法律效力,驳回了妻子一方要求判定合同无效以及股权回转的诉讼请求。

今天,再看一个反面的例子,也就是法院最终认定不构成表见代理的情况。

这个案件也是一种以往常在媒体上看到的一种骗局,相关人员利用了银行的场所给人的信赖感。

整个案件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这里只选择关于表见代理有关的事实和法院认定。

主要人物:

  • 谭文力,系农行云阳支行工作人员,2009年 1月从农行云阳支行云江大道分理处调到寨坝分理处担任客户经理。
  • 唐厚生,系生州水利开发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外称生州公司是重庆市云 阳县梅峰水库工程的业主单位,并以业主身份对外“引资”。
  • 刘红,唐厚生通过曾勇介绍认识了重庆市创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刘红。
  • 受骗人:李德勇,本案一审的原告。

骗局方法:

  • 唐厚生、刘红、刘代毅共谋以高额利息揽储的名义,利用假存单采用“体外循环”的方式骗取资金。
  • 对李德勇称到农行云阳支行存款有高额利息回报。

行骗经过:

  • 2009年1月15日上午,刘红、刘代毅等人带领李德勇到谭文力原农行云阳支行云江大道分理处的办公室,并向李德勇介绍谭文力是谭行长,谭文力将事先准备好的《承诺书》交给李德勇,该《承诺书》载明“我行客户李德勇在我行存入的三个月定期存款1000万元整。我行特此作出如下承诺:在三个月内本笔存款不抵押、不查询、不提前支取,并保证存款到期时由我行负责凭李德勇的存单和本承诺书原件兑付该笔1000万元整的存款。特此承诺。中国农业银行云阳支行,二00九年一月十五日”。
  • 李德勇看后,谭文力在该《承诺书》上签名。刘代毅称银行的公章马上送过来,就叫人将唐厚生私刻的“中国农业银行云阳支行”印章送过来并加盖在该《承诺书》上。
  • 该《承诺书》签名盖章后,谭文力、刘代毅、唐厚培先行到农行云阳支行杏家湾分理处,将事先仿制的中国农业银行存单装入信封内,由谭文力将信封递给银行柜员程建,并对程建说马上来转笔款,在办完这笔业务后将信封递出来给谭文力。程建接过信封放在其办公桌上。
  • 随后,刘红、曾勇带李德勇到农行云阳支行杏家湾分理处谭文力所站的柜员程建的营业窗口,李德勇将自己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递给程建,谭文力也将其事先用任齐鸣身份证办理的银行卡递给程建,并对程建说从李德勇银行卡上转1000万元到谭文力递交的银行卡上。程建从李德勇银行卡上转账支取1000万元,进入农行云阳支行内设账户,然后将款转存到谭文力提供的任齐鸣的银行卡户上。程建将银行卡取款凭条交李德勇签字,将户名为任齐鸣的银行卡存款凭条交谭文力签字后,将1000万元的银行卡取款业务回单及李德勇的银行卡、身份证递交给了李德勇,将户名为任齐鸣的银行卡1000万元的存款回单、银行卡及之前谭文力交给程建存放的信封一并递给了谭文力。谭文力接过信封就将信封递给了李德勇。
  • 李德勇与谭文力一同回到农行云阳支行云江大道分理处,谭文力将之前签名盖章的《承诺书》交给了李德勇。
  • 随后,谭文力、刘红、李德勇等人一同到农行云阳支行寨坝分理处,按照约定的利率转息差从户名为任齐鸣的银行卡转240万元到刘红的银行卡,刘红从其银行卡上按之前约定的5.5%月息转165万元到李德勇的银行卡。
  • 唐厚生、刘红、谭文力、刘代毅、曾勇、唐厚培等人骗取李德勇的1000万元除支付李德勇利息 165万元外,其余分配情况:刘红30万元,钟道明45万元,曾勇57万元,谭文力52万元,唐厚生651万元。
  • 在存单载明的存款期限即将到期之前,李德勇电话联系谭文力要到农行云阳支行取款,谭文力总说再等几天,在李德勇再三催问并说明自己要到银行取款的情况下,谭文力告诉李德勇存单里没有钱,让李德勇找唐厚生。唐厚生电话中对李德勇说“存单是没有钱的,你硬要去取,我只有坐牢,你也得不到钱,等几天就行了”。李德勇再与唐厚生联系,唐厚生总说过几天就能取到钱,李德勇只得同意唐厚生延期一个月。唐厚生于2009年4月15日向李德勇的银行卡转账10万元的延期利息。

后来,李德勇发现了被骗,于是向公安机关报案,案发。唐厚生、刘红、谭文力、刘代毅、曾勇、唐厚培经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0)渝二中法刑初字第105号刑事判决认定,利用假存单骗取李德勇1000万元构成金融诈骗罪,判处刑罚,并责令退赔犯罪所得财物。

李德勇起诉要求存单兑付:

2009年12月2日,李德勇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农行云阳支行兑付到期存单1000万元,并按年利率 1.71%支付从2009年1月15日起至还本付清之日止的利息。诉讼费由农行云阳支行负担。

李德勇的意思,就是这个存单虽然是假的,但是银行仍然要为此承担责任。

李德勇的理由,就是试图证明谭文力当时冒充行长的行为构成了表见代理,即“李德勇基于在农行云阳支行办公场所对谭文力“行长”身份的信赖,相信谭文力是代表农行云阳支行办理其1000万元的定期存款,谭文力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行为后果应由农行云阳支行承担。”

银行方面答辩称:

  1. 李德勇所持存单经鉴定系伪造,也并非由农行云阳支行柜员交付给李德勇,李德勇与农行云阳支行之间没有存款事实和存款关系。
  2. 李德勇在办理转账取款时未向柜员作出转存为定期的意思表示,其真实目的是将自己账户中的1000万元转存入任齐鸣的账户,供唐厚生实际使用,以获取高额利息。李德勇存在违法目的和重大过失甚至是故意,因此,谭文力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李德勇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
  3. 农行云阳支行柜员在办理转账业务时符合操作流程和银行业操作惯例,在业务办理过程中没有过错,农行云阳支行不应当对李德勇的损失承担民事责任。请求驳回李德勇的诉讼请求。

一审、二审法院的意见不一样。

一审法院,对这个案件定性为“以存单为表现形式借贷纠纷案件”。因为和今天文章的主题没有太多关系,所以不展开了。但是,因为这个定性,所以“表见代理”这个问题被绕开了。

最后一审判决“农行云阳支行对李德勇存款1000万元用资人不能偿还的本金部分承担40%的赔偿责任”。

对于一审判决结果,案件双方都不同意,同时都提起了上诉。

二审认为一审对案件的定性有问题,二审判决认为,本案不符合以存单为表现形式的借贷纠纷案件的法律特征,一审判决对本案定性有误。鉴于最高人民法院对民事案由的修改,目前并无存单纠纷这一案由,故本案案由应定为储蓄存款合同纠纷。

关于表见代理的问题,二审判决认为不构成表见代理:

谭文力的行为不能代表农行云阳支行。

首先,谭文力并非农行云阳支行的行长,其行为不能代表该支行。

其次,因李德勇本身具有过错,谭文力的行为不构成表见代理。

李德勇的过错为,一是仅凭陌生人的介绍就相信谭文力是农行云阳支行的行长,未尽到应尽的注意义务;二是李德勇明知银行的存款业务须在柜台办理,却相信谭文力签名的承诺书具有存款效力,而未在柜台交易时作出存款的意思表示;三是李德勇主观上有将该存款违规运作获取高利的故意。

表见代理中的相对人应当是善意无过错的,才能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构成表见代理。

李德勇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可以理解,李德勇意难平啊,本来一审还支持银行承担40%的赔偿责任,二审归到零了。

在是否构成表见代理的这个焦点问题上,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定中的表述比二审判决书还要详细。这段分析,思路清楚,逻辑合理,符合正常人的社会经验和常识认知。具体内容如下:

  1. 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该条规定目的是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促进市场交易安全。从立法目的解释表见代理的构成要件,应当包括代理人的无权代理行为在客观上形成具有代理权的表象,相对人在主观上善意且无过失地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
  2. 相对人善意且无过失应当包含两方面含义:一是,相对人相信代理人所进行的代理行为属于代理权限内的行为;二是相对人无过失,即相对人已尽了充分的注意,仍无法否认行为人的代理权。
  3. 本案中,李德勇在与谭文力商谈存款事宜过程中,在以下方面存在未尽合理注意义务的过失:
    一是,对谭文力行长的身份未经核实即轻信。李德勇是经刚认识的刘红等陌生人介绍认识“行长”谭文力,谭文力接待李德勇时并未在农行云阳支行办公地点,而是在农行云阳支行云江大道分理处的办公室,作为“行长”的谭文力亲自带李德勇到柜台办理“存款”业务,李德勇因为疏忽,对谭文力作为“行长”不符合常规的做法未产生怀疑,未尽合理注意义务;
    二是李德勇对存款过程存在的诸多不合常规操作未产生怀疑。谭文力交给李德勇的《承诺书》载明,农行云阳支行在三个月存款期内承诺对款项“不抵押、不查询、不提前支取”。上述承诺内容均为李德勇作为存款所有权人可以行使的权利,放弃权利的承诺应当由权利人作出。但“农行云阳支行”却对此作出承诺。李德勇应当注意到承诺书内容的不合常理之处。李德勇作为储户应当知道在银行柜台办理业务时,需向柜员表明业务办理事项,却未在柜台交易时作出存款的意思表示。李德勇作为办理过银行存款业务的储户,应当知道存款应当填写存款凭条,存单应当由柜员直接交付储户。李德勇没有填写存款凭条,存单又是放在信封中从银行柜台递出,李德勇因疏忽轻信而未向柜台工作人员核实。
    三是,李德勇主观上具有违规追求高额利息的故意。钟道明承诺给李德勇每月5.5%的高息,换算成年息为 66%,李德勇对如此高的利息未产生怀疑,亦未向农行云阳支行核实,主观上并非善意。

此案件,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裁定维持二审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