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和人的差别,往往在于算术题和综合题的选择上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291篇文字

小时候,我们学习数学都是从最简单的算术开始的。算术题,单线程,不需要考虑其它的因素,就按着四则运算的要求算就是了,原理上和计算器(不是机)差不多。

但是,当我们长大了,才知道这个人生里,绝大多数的事情都是综合题,而且都是没有唯一答案的综合题。甚至于,连自己个儿也是个综合题,还是个迷题。

有些人明确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且采取了对应的认知态度,这些人更容易迈向成功;而有些人似乎是迷路了,经常性又开始用算术题的思维去解决一些复杂的问题,将自己导入迷途。

我在律师这一行尚不算老人,但也已经20多年了,见过的形形色色的委托人和相关当事人中,有一类人,他们就是习惯或倾向于用解算术题去看待涉及法律的事项,所有的事情在他们眼里和心里,就是点对点的因果关系或条件关系,就像刚刚学编程的人写的代码一样,简单到不能再简单。而这类人,他们往往在运用法律方面普遍并不成功,包括在和自己的律师配合方面也是不太成功的。

我是一个在某些方面喜欢极简的人,我的电脑桌面上只有一个垃圾筒,我的手机应用只有一屏,我的邮箱收件箱每天我会归到邮件数为零。但是,我理解,极简背后的理念是不简单的。就像我能把电子设备日常清理到这种程度,是某于一套管理理念的,而不是纯粹为了简单和少。

一个生意人,或是一家企业,假如你观察发现这个人或这家企业多年一直看着简简单单平平常常但是生意一直挺好的,那么,这个人或这家企业一定是在某个领域里是做到成功的。

综合题思维,是一个能够从事现代商务和投资的必备认知能力。看到一,就只看到一。听到别人说你好,就以为别人认为你好。想到融资,就只想到借钱。这样的人是没有竞争力的,是会被淘汰的。

我以前就介绍过,优秀的企业家在思考很多实际的经营管理事项时,都会迅速考虑至少三个方面:业务、财务、法律。即使面对的是一个看上去很简单的似乎只和这三个方面中的一个有关的问题,也是会同时考虑这三方面的因素和影响。当然,有一定规模的企业,会配置专业管理人员来分配这三项功能,企业家会直接询问法律、财务和业务负责部门的意见后进行综合决策。

而算术思维习惯,是很可怕的。发现货物销售不出去,就只会降价,再卖不出再降价。流动资金不足了,只知道增加流动资金,但是不会去分析原因。客户违约没付钱,一心只知道找律师打官司。

昨天,我写了篇日志,内容提到了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小股东在法律上有风险,公司清算的时候,某些情况下小股东可能要为公司还债,我也详细提到了最新的司法理解降低了法律风险。但是,还是有人在阅读后得出了这样的观点并且发给了我,大致意思是:既然司法解释已经给小股东摆脱这种风险提供了指引,那么小股东在这方面就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了。

幸亏这位不是我的客户,否则我又要费上一番设计看如何能顺利得将我的观念无障碍地传送给他。

这里有2个基本的思维误区,都是因为单线程的算术思维方式造成的:

  1. 对小股东而言,风险不止是法律风险。他被卷入这样的诉讼官司里,即使在法律上很肯定地可以预期最后法院不会判他承担任何责任,这事就不是风险吗?当然是风险。就算是有200%的必胜概率,没有人愿意随便投入到一场战争中去,因为我们的时间和机会成本也是宝贵的。
  2. 不能只考虑已经是小股东的情况。我的文章更多地是要给那些准备成为小股东的人一个提示。假如那里存在着某种风险,假如你也不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那么,最好的方式是不要进去。这才是对法律最佳的运用。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见有人说过一件这么一件事,我想很多人会有同感。

事情是这样的:

他在一个月前看同事编写的代码存在问题,是那种在上线后会出问题的问题,但是当时他没有说。

结果昨天上线后果然出问题了,同事和领导都急得不行了。

然后,他迅速定位出了问题所在。

于是,同事很感谢他,领导给他加了钱。

他感叹说,如果他之前就说了出来,很可能什么都没有吧。

有人可能说这位有些鸡贼和世故的味道。我倒是觉得,至少,这位搞技术的,确实有综合思维能力。而现实中,这样的操作可能才是最有效果的,无论从哪方面都是。

首先,他是得了人情和利益;其次,迅速定位问题,基本上也没有影响产品上线;最后,同事对错误会印象深刻,心理上更有利于改进。

就这样一个表现综合思维能力的故事或事实,当时还是看到仍然是有很多持算术思维的人在那里发表评论,意思就是“不能提醒同事犯的任何错”。

要知道,错和错也是有分别的。假如同事的这个代码问题可能立即形成某种重大的损害,那么要不要在上线前就说出来。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写前面那个事情的他,大概率是会说的。

带过婴幼儿的人都知道,在小孩子刚开始学走路的时候,适当地放手让他有摔倒是必要的,但不是放手不管,如果那个地方摔倒有大风险,那是一定拦住的,比如摔下去的地方有突出物或桌角之类的。

一份合同,通常上面会写着违约条款。

持有算术思维的人看到了,在想:假如对方违约,那么我能赔到多少?

持有综合思维的人看到了,在想:最好不要发生这种事情。

我曾经接受过这样一个咨询,问的事是也较为常见的一种情形。就是公司有一个小股东,因为和公司其他的股东有矛盾了,所以就一直拒绝参加股东会,更不在任何股东会决议上签字。虽然说,其他股东合计持股超过67%,但是遇到一个实际问题,那就是到市场监督管理局,也是原来的工商局去办理某些变更登记手续办不下来,于是咨询我该怎么办?

很多人遇到这样的问题,甚至一些刚入行的年轻律师,或是对这事并不太上心的法律顾问们,通常会回答在法律上的程序和注意事项。这个原则上没有错,但是过于算术思维化了,价值过低。

我当时是这么回答客户的,我首先反问了他。我说在法律上确实有一套操作起来较为复杂的流程,包括要去法院诉讼,可以让你最终办理好这次的变更登记手续,我稍后也会提供给你。但是,我问一句,如果你们之间的关系没有改善,下一次再要变更登记事项,还要再这么来一次吗?这还只是变更一些小的登记事项,假如未来公司有收购、合作、战略融资、甚至上市的机会时,这样的股东矛盾就这样处理,长期来说是合理而划算的吗?

客户听了这个,说确实,如果这样的话,那是很麻烦的。然后问我该怎么办。

我说最好的办法是协商,找这位股东谈,看看他最终要的是什么。从长远考虑,即使答应他一些现在看起来有点高的对价,把股东关系缓和正常化了,也是整体划算的。

上面就是我给那位客户的咨询回复。20年前我刚入行时

假如遇到这样的咨询,一定不是这样回复,当时的我一定会将“如何在某个小股东不配合签署股东会决议的前提下,设法成功办理登记变更”当作一道算术题去解,解的过程也是很有专业性的。但现在的我知道,那不是客户真正想要的。很多时候,客户要一匹更快的马,其实他要的根本就不是马。

我也曾经尝试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人有时会避免综合性思维而喜欢采取简单直接的算术性思维?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可能是我们的大脑机制造成的。根据科学家们的研究,有人认为这类思维方式,反应了人类的大脑对巨量复杂信息进行简化加工处理的特征。

比算术性思维更简化的就是“刻板印象”,比如:上海男人都是怕老婆、军人都是威武,律师都是西装领带爱辩论。刻板印象,连计算的过程都省了,直接贴标签。

看来,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地话,那么跟随生理上的本性,我们都是会不自觉地滑向算术性思维或刻板印象的。也正因如此,才可能会产生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因为有人会学着去驾驭,有人却是被驾驭。

关于刻板印象和算术性思维,有一个明显的区别。那就是算术性思维,是要经过认真的思考和计算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处理综合复杂问题时,有些使用算术性思维的人的心理上并不觉得自己不尽职,相反他们觉得自己认真仔细也经过了思考。这种良好的心理感觉,会加深算术性思维的习惯。

那么,怎样学会在工作中综合性思维而避免算术性思维呢?不可能依靠时时的心理暗示,这不符合人性。唯一可行的办法仍然是规则化和制度化。

一方面,个人可以给自己在研究处理一些事务时规定办事的详细流程,用标准化来解决;另一方面,一个公司或组织可以在制度上规定一些事项研究决策的细则的同时,配置必要的监督和制约机制,以免在重大事项上犯算术性思维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