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重视简单的事和道理,并且反复做好

合伙指南** | 作者:李立律师

这是李立律师博客和合伙指南公众号279篇文字

1.

曾经有个人问过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大意是:

我听说,那些善于保护自己生命的人,他们在陆地上行走,不会碰到犀牛、猛虎这种猛兽。在战争之中也不会被伤害。犀牛没有办法运用它的犀角来对付他们,猛虎也没有办法运用它锋利的爪子来对付他们,战争武器也不能对他们发挥其作用。请问这是为什么呢?

那个发问的人,然后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他回答说:

因为,他们从来不去那些可能会让自己死的地方。

这个人不是在玩脑筋急转弯。

这个是老子,写《道德经》的老子。

这段话在《道德经》第五十章,原文是:“盖闻善摄生者,陆行不避兕虎,入军不被甲兵;兕无所投其角,虎无所用其爪,兵无所容其刃。夫何故?以其无死地焉。”

《道德经》在这里举了这个比喻,有它符合全书的用意。我今天不讨论这个。我想延伸出去谈谈我在这个比喻看到的其它意思。

在所有的解决方案或对策里,有些对策,它们简单但是很有效。而且有意思的是,人们常常在面临问题时会忘记了这些简单的招数,如同灯下黑。

曾国藩指挥湘军与太平天国作战,所使有的战术让当时一些人很不屑。他强调“扎硬寨、打呆仗”。

尤其是扎硬寨这条,技术要求细致而标准化,执行得相当得死板,工作量很多,只要移寨就重新再来一遍,可以说是毫无新意。但就是这样,最后灭了太平天国。

把简单的事认真反复做,曾国藩可以说是做到某种极端了。

很多人经常会问法律顾问这样一种问题:“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对方违约?”。

在他们的预期里,律师们会在合同协议中设置大量复杂精妙的条款,严严实实地控制住对方的行为,让对方不敢违约,一旦违约就会倾家荡产。

专业而严谨的文本和合同,确实可以促成合同更好地履行。但是,履约的可靠性,最基础的,或者说最重要的是这笔交易要不要做以及用什么要的方式去做。

试想,假如交易的对方信用极差毫无履约能力,假如互相支付的对价极其不平衡,假如交易的内容根本没有可履行的现实性,或者这个交易内容本身就是违法犯罪的,那么,怎么可能仅仅通过文本内容的设计或法律顾问来保证安全呢?

2.

最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大数据方式,统计分析了一类案件的情况,就是股权转让纠纷的案件情况。

在众多引起诉讼的纠纷原因中,有一种原因的占比是35%,远远超过其它各种原因的占比,是名列第二的原因的2倍多。你猜猜看,是哪一种原因?

就是“不付钱”。受让股权的那一方因各种理由不支付股权转让款,然后另一方到法院打官司了。

其实,大致可以推测出,所有涉及对价是支付钱款的合同纠纷里,不付款而引起的诉讼估计也是最多的。

有相当一部分中小微企业,企业的生存和发展是陷在应收账款上的,也就是业务做了、产品卖了,但钱没收到或只收到了一部分。

这应收账款就像人身上的疾病一样,把小微企业本来就不健壮的身体一步一步地拖下去。稍不留心,应收账款的规模还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小病拖成重症,最后呜呼了。

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呢?

是不是在公司组个最强法务部去收账?还是托个讨债公司去追讨?

可是,你有见过靠打官司成长起来的小企业吗?

最好的解决办法,也是企业家们分享出来的。我总结了一下,完全不涉及什么高深的专业知识,重点是要有强的自我管理:

  1. 给自己企业定死规矩,所有业务全部先收到全款后再操作,要求分期或后付款的一概不接。这是效果最好的;
  2. 如果业务性质决定了只能后收款,那么一定要选信用度很高的大客户去做生意,其余的客户不做。
  3. 一旦遇到违约不付款的,第一时间就催收,不拖不等,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立即设定一个催收截止日。到了截止日,立即向法院递状子,能申请财产查封的一定不要舍不得申请费;或者明确决策这件事情算了忘了过去了,再也不要花费任何管理成本。

道理和方法确实很简单。但咱们分析一下,为什么很多人不这样做并且把自己陷入了不利的局面呢?

原因可能是自我管理水平不够。

你看前面这3条,实际上是在管理人性的弱点。

能做到第1条和第2条,必须要有舍得心,能够无视一些诱惑。面对递过来的订单,只要答应后付款,那这个订单就能拿下。这种诱惑,好多人是舍不得的,特别是在公司生存出现困难的时候就更难舍弃。

能做到第3条,要有很强的决策力,不能首鼠两端地犹豫。诉讼有风险,决定了打官司就不要舍不得诉讼成本。决定了放弃就不要去掂记沉没成本,往事不要再提,心里不要再想。

所以,简单的道理能不能用好了,要看你的自我管理到达了何种程度。

3.

信息泛滥,现在你提个问题,能在网上搜索出无数的答案和解决方案来。什么“高效人士的10种习惯”这类标题党也算是常见,看着还都挺有道理的,事实上可能也是有道理的,我也读过收藏过。但是,没几个人能学的了或真正坚持下来,我也是。

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我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想,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是我们都习惯给自己设定了一些太复杂的目标和要求了。

疫情期间,宅家时间超长。复工前几天,有个女同事发了个微信给我,说是在家待的时间太长了,体重增加的太快,向我请教一下减肥的方法。

我一直胖,现在仍胖。之所以这个同事会咨询我这个事儿,是因为在三年前开始了一个新习惯:我不吃晚饭了。

每天晚上,只喝水、茶,偶尔水果零食吃那么点儿。就这样,已经三年了。

当时决定这么干,确实是我感觉胖得有点儿不舒服了,想少吃点,但又不想搞得很复杂,那种每餐都要科学设计的事,我嫌太麻烦了。

于是,我选择了“只是不吃晚饭,其它习惯都不做变化”的简单方式。我只要记得不吃晚饭这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我是真的不吃晚饭了,只有每年春节家里的年夜饭吃一下。平时在外应酬什么的,假装动动筷子,一口不吃,很少有人会注意。有人问起,我就坦白相告。

效果怎么样呢?

  1. 一年后体重少了20斤,第二年慢慢回了10斤,第三年起体重稳定不动了很久了,总得来说比当初减了10斤;
  2. 两年后体检,多年的脂肪肝完完全全没有了,体检指标都正常。

这就是同事请教我的原因。

亲戚知道这个,往往会关心我会不会把身体搞坏,劝我晚饭少吃点儿。亲戚以外的同事朋友们是有点佩服我的毅力,觉得能坚持这么久挺厉害。

事实是,完全不是他们想得这样。我没有动用任何毅力,我晚上也不难受。

一开始我还解释一下,后来懒得解释了。这次同事微信问起,我就把那个简单的要点回复给了她,大意是:

“不要把这事想成减肥,这只是换了另一种习惯,体重减轻只是副产品。在这种事情上,完全没有必要花什么意志力去和自己做斗争。”

正是因为我晚上不吃饭不会感觉饿,甚至是感觉舒服,我才能改成这种习惯。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具体什么心法,这里我就不介绍了,否则这篇文字将会彻底走偏。打住。

之前看过一半书的介绍,其实和我的做法本质是相同的,这本书好像叫《微习惯》。有兴趣可以看看。

举个例子,每天健身如果安排那种常见的计划,很少有人能坚持。但是假如你就告诉自己一个月每天只做一个俯卧撑就算成功,那么大多数人都能做到了,而不是坚持。

一天一个俯卧撑,多么简单的计划啊,简单的你都不太好意思说这是个计划。可神奇的是,一旦你动起来了,改变会自然而然发展起来的。

4.

仅仅凭借简单的老招数,也几乎可以运营起大多数的企业和生意了。

提供的产品质量比别家的好一点,或者价格比别人低一点,或者到货速度比别人快一点,或者配套服务更周到一些,或者让客户更愉快一点。

这些老套的简单招数,用足用好了,就能有一定的竞争力。

曾经有个客户,把制作APP的工作外包给了一家专门的公司。期间,关于制作,双方有些矛盾激化的迹象,客户请我和他一起去那家公司开会讨论。

虽然,我业余是喜欢瞎捣弄电脑和网络应用,但是,我毕竟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

会议上,这家公司的开发小组的成员介绍了开发过程中的各种技术情况,包括设计以及他们公司内部各部门间的协作情况,等等。说实话,我和我的客户基本上是听不太懂啊。

我在会上也就说了这么些简单的道理:

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开发是贵公司的合同义务,也是贵公司的专业,和我们讨论这个没有实际意义;我们支付了开发费用,也和贵公司在合同中约定了开发任务的进度,我们只是要求能够按照合同要求的期限拿到结果和效果,你们需要资料可以问我们公司提出,我们会协助提供,但是,至于这东西如何开发出来,不是我们有义务去考虑的。”

委托开发互联网产品,和委托我们律师提供法律服务,与客户间的关系是相似的,因为我们也是受人之托而忠人之事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

5.

我们在实际工作中,也会处理许多复杂的项目和事务。看上去,我们也必须要使用很多复杂的新招数才能应对这变化迅速的竞争世界。

这时候,试试“拆解”吧。把复杂的项目一层一层地分解,最后落实到的依然可以是一个又一个的简单招数。

这简单和复杂、新和旧的对比。我拿专利这个东西来做个比喻吧。

海量的专利中,有横空出世性质的发明专利可以说是凤毛麒角,大多数的发明专利都是在原有专利基础上的显著改进。

发明专利又是所有种类专利里占比很小的一种专利。更多的海量的专利都是创造性远远低于发明专利的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

真正复杂的新招数,就如同发明专利中最有创造性的发明一样,数量是稀少的,不是常有的。

我们大部分人,99.99%的有效努力通常是在两个方面:

一是坚持做好那些简单的事;

二是认真反复做好那些没有新意的事情。

偶尔,我们会将创意放在如何有效串起或改进那些简单的老招数上。

大多数人的努力,包括我在内,还没有到拼天赋的程度。

大多数人的努力,包括我在内,还没有到求创新的程度。

能重视简单的事,并且反复做好,可能已经很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