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立:网络虚拟物品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作者:李立 冯涛

2005年7月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向社会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草案)》并公开征求意见。这是一部明确物的归属,保护物权,充分发挥物的效用,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维护国家基本经济制度,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民事基本法律草案。但是,对于那些期昐这部草案能在网络虚拟物品法律问题上有所突破的人们来说,或许是有着些许失望的。这部草案中并没有明确提到网络虚拟物品这一概念或类似的概念。因此,有人提出了”物权法草案漠视网络虚拟物品”的观点。笔者在此就网络虚拟物品的法律特性和法律保护问题做简单分析。

一、物权法草案对于”物”的定义的开放性

此次物权法草案中,对于”物”的定义如下:”本法所称物,包括不动产和动产。法律规定权利作为物权客体的,依照其规定。”可以看到,该条款对物的定义,采取了一种类别描述的方法,并不是按描述性质的方法来定义的。草案将三种类别归入了物的范围:不动产,动产以及法律规定的权利。按照这种类别描述的方法,我们不得不追究”不动产”、”动产”的具体定义。但事实上,在我国现有的立法中,从未对不动产和动产的概念进行过立法上的定义,这部物权法草案也同样如此。

显然,物权法草案对于”物”的定义仍然是需要进一步明细的。根据我国立法机关的习惯,这种明细的工作,或者通过实施细则的制订,或者通过司法解释进行。因此,此次物权法草案中,对于”物”的定义是具备开放性的。

二、网络虚拟物品立法保护的可能性

那么,网络虚拟物品有没有可能归入不动产、动产或者法律规定作为物权客体的权利呢?

首先,视为不动产?根据各国立法通例以及学理通说,不动产是指依其自然性质或者法律的规定不可移动的物,主要是包括土地及地上生成物或建筑物。可以看出,网络虚拟物品不具备不动产的法律性质,不可能归入不动产之列。

其次,视为”法律规定作为物权客体的权利”?有学者认为,网络虚拟物品具有债权性质,因为它是用户基于与游戏运营服务商之间的服务合同而取得的。然而,网络虚拟物品的物权性质同样明显。物权法意义上的物,除了物本身的形态以外,最主要的两个性质是”可为人支配控制”和”有价值”。事实上,网络虚拟物品完全具备这两个性质。网络虚拟物品是通过用户购买所得,或者是通过付出游戏时间及相应脑力活动所得,一旦取得后即为自己完全控制,可丢弃,可转让,具有市场价值。网络虚拟物品作为一种物权性质的客体远比作为一种债权的客体更符合现实。

再次,视为一种动产?对此,学界是有争议的。反对者的主要观点有两个:一是网络虚拟物品并非有体物,是无形物;二是网络虚拟物品的占有者不能直接支配虚拟物品,需要网络服务商的配合,即不具有直接支配性。

笔者认为这两个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第一、随着社会的发展,有体物本身就是一个可扩展的概念,无线电频率、电这类以前看似无形的物质,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仍然是有形可追的,只是这些形态比较特殊,需要用特定的仪器以特定的方式表现出来,它们在许多国家的立法中已经成为物权的客体;第二、网络虚拟物品从本质上仍可归于存储介质(如硬盘)上有序列的磁性物质排列,并非完全是存在于人脑中的虚构物;第三、虚拟物品的使用需要借助于服务商程序及网络服务环境,但这只是物品正常使用所必要的环境及客观条件,并非权利上的依赖,用户完全有排除他人(包括服务商)妨碍而处分利用自有虚拟物品的权利。

事实上,有些国家和地区已经将网络虚拟物品列入了动产之列。我国台湾地区有关部门做出规定,确定网络游戏中的虚拟财产和帐户属于存在于服务器的电磁记录,可视作” 虚拟财产”,作为私人动产的一部分。在网络游戏中窃取他人”虚拟财产”将被视为犯罪,以诈骗罪或盗窃罪中论处。

三、网络虚拟物品未必一定要归入物权法才能解决

未来出台的物权法将网络虚拟物品直接写入的可能性是很小的。但如前所述,物权法草案并没有对将网络虚拟物品是否归入”物”的范围作出最后的定论,未来相关的立法解释、实施细则以及司法解释完全有可能通过解释或补充规定将网络虚拟物品归入物的范围。解决网络虚拟物品所产生的各类法律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立法问题,在现实的法律框架下,司法者以及网络游戏服务商仍然是大有作为的。

2003年”红月”用户李某诉网络游戏商北极冰公司一案,法院在现在的法律框架下找到了判决依据。判决称”法院认为,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且存在于特殊的网络游戏环境中,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由于用户在网络游戏预先设定的环境下进行活动,活动的自主性受环境设定的限制,而运营商掌握服务器的运行,并可控制服务器数据,因此要对用户承担更严格的保障义务。法院认定运营商应对李某虚拟物品的丢失承担保障不力的责任,判决运营商通过技术手段将查实丢失的李某虚拟装备予以恢复。”可见,现有立法上的不明确,并非意味着无法可依,司法者完全可以在诸如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寻觅到可供判定的法律依据。

用户与网络服务商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一种合同关系,网络虚拟物品是用户依合同而取得的财产。所以,对于网络服务商们而言,如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为防范风险、减少争议而制订合理规则方面,而不是仅仅注意到自己在制订格式合同方面的优势地位,无疑将减少不必要的纠纷和麻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