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高院有关”股东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的认定标准

公司存在资本显著不足,或者股东与公司人格高度混同,或者股东对公司进行不正当支配和控制情形的,可以认定属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

1、股东未缴纳或缴足出资,或股东在公司设立后抽逃出资,致使公司资本低于该类公司法定资本最低限额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公司资本显著不足。

2、下列情形持续、广泛存在的,可以综合认定股东与公司人格高度混同:

(财产混同情形)存在股东与公司资金混同、财务管理不作清晰区分等财产混同情形的;

(业务混同情形)存在股东与公司业务范围重合或大部分交叉等业务混同情形的;

(人事混同情形)存在股东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或其他高管人员相互兼任,员工大量重合等人事混同情形的;

(场所混同情形)存在股东与公司使用同一营业场所等情形的。

3、股东利用关联交易,非法隐匿、转移公司财产的,可以认定股东对公司进行不正当支配和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