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总经理劳动纠纷案启示

在劳动纠纷案件里,对公司而言比较可怕的一种情况就是在涉及高管的劳动纠纷案件中,公司被判决要恢复与其的劳动关系。之所以可怕,是因为这种结果往往会严重冲击公司的内部管理秩序。而近日,在上海家化诉其原总经理劳动纠纷案一审案件中就出现了这种可怕的状况,法院判令:恢复劳动关系,支付相应工资。虽然仍有二审可有希望转换判决,但对公司管理上的危害已经产生。

2013年11月20日,上海家化收到证监会上海监管局作出的《责令改正的决定》,该决定指出:2008年4月至2013年7月,上海家化与相关企业发生采购销售、资金拆借等关联交易,且未对外披露。为此,上海家化委托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其2013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的有效性,会计师事务所于2014年3月11日出具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认为上海家化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关联交易管理中缺少主动识别、获取及确认关联方信息的机制等三项重大缺陷。
2014年5月12日,上海家化召开五届十五次董事会,认为王茁在此次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审议并通过关于解除王茁总经理职务及提请股东大会解除王茁董事职务的议案。次日,上海家化即以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严重失职、对公司造成重大损害为由,解除与王茁的劳动合同。由此,直接引发了上海家化与王茁之间的劳动争议纷争。

从诉讼角度来看,此案的关键是上海家化原总经理是否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严重失职。这方面一审法院是持否定态度的。在这方面,很多的法律界人士都已经发表了很多不同的分析和观点。我这里想从公司法律管理角度拓展谈一下上海家化可能存在的管理失误。

上海家化当时做出单方面辞退原总经理的行为是有失谨慎的。如果没有其他特别的因素,那么这个决策显然是很不妥当的。必须要说明一下,并不是因为一审判决公司败诉而推断当时的决策失误,而是在这样的情形下,只要在准备辞退原总经理之前寻求专业法律人士的意见,基本上是肯定会得到严重风险提示的。这里说的风险,并不是指肯定败诉,而是指胜诉的确定性很差并且很可能得到很糟糕的结果。此案的结果,对于专注于企业法律管理的专业人员并不会太意外,原因是:

1、严重违纪,在劳动法实务中一直就是一个很难确定的情形,尤其对用人单位而言。

2、根据一审判决中的事实描述部分,也能看出要将相应过错归咎于原总经理,并没有百分之百的确定性,本来就存在着各种解读的可能性。

那么,上海家化当初在准备单方解除与原总经理劳动合同关系前有没有寻求过法律专业人士的意见呢?这方面我们不得而知,但从结果来看只有2种可能性比较大,一是没有寻求过意见,二是视专业意见而不顾。至于说是不是可能有专业法律人士给出风险不大的意见,从经验角度来看可能性很小很小。

现实中,在决策类似涉及专业法律的企业管理事项时,企业家可以分为2类,一类是先听取专业意见后再审慎决策,另一类是以自我决策为主,不听取专业意见,甚至要求专业法律人士必须无条件完成自己的决策。这后一类企业家的行为模式,类似于在医院里不听取医生的分析和治疗建议却只是大声要求“无论什么情况,你们必须把他给我救活!”看上去很有性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