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因收购企业而带来的高额风险?

对于收购方而言,最可怕的风险并不是目标公司本身对外欠债多少,而是那些不可预计的“隐性债务”,就是那些在公司财务资料和合同资料中并不存在的、无法在尽职调查中发现的,而且被收购公司的原股东也不告知的公司债务。最典型的就是公司对第三方出具的保证担保。在公司被收购之前,公司对外提供过保证担保,最简单的形式就是一页纸的保证书加上法定代表人签名就可以生效,除非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或高管告知,收购方很难通过公开资料的调查发现。与之相对应的,保证担保带来的债务承担从理论上来说几乎是无上限的,这是多么可怕的风险,而且是隐藏着的。

实践操作中,收购方通常会和原股东签订类似隐性债务责任分担的协议条款,规定收购之前的隐性债务由原股东承担,并同时对原股东隐瞒债务的进行规定了违约条款。这样看上去似乎是安全,但风险并没有减轻多少,原因在于公司对外的债务首先还是要由公司先行承担,收购方只能根据协议向公司原股东追索这方面的损失,是否能追索成功一部分将取决于原股东是否有偿付能力。下面这个2014年无锡中院二审终审的案件就向我们呈现了这方面的状况。

马小平是江苏省江阴市一家机械公司的私企老板,因为公司没有自己的厂房,公司长期靠租赁场地生产经营。2012年11月,经过与银鹭棉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柳忠明(化名)多次接触,马小平得知,银鹭棉业公司欠外债3380万元,其中欠银行贷款1900万元,欠个人借款1480万元。柳忠明一再保证,除了这些再没有其他任何债务。同年11月25日,经过协商,马小平与银鹭棉业公司股东柳忠明、许力军(化名)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柳忠明、许力军将所持的棉业公司100%股权及资产转让给马小平,转让价款为3380万元。随后马小平全额付款,双方办理了工商变更。

2013年3月,马小平突然收到江阴市法院两份传票,公司被蓝宝石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承担两笔合计为750万元的巨额连带担保责任债务。

马小平以柳忠明隐瞒巨额担保债务涉嫌诈骗犯罪为由报案未果。案件办理过程中,鉴定机构无法确定担保协议的签订时间。一审法院判决认为,银鹭棉业公司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协议书的形成时间是在2012年11月25日公司转让之后,银鹭棉业公司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银鹭棉业公司主张梁志刚、柳忠明恶意串通、事后伪造协议的抗辩意见无证据证明,不予采信。银鹭棉业公司应按担保协议书载明的时间确认柳忠明有权代表公司对外签订协议,该协议书合法有效,现银鹭棉业公司应按协议书的约定履行担保义务。

一审宣判后,马小平不服,向无锡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2014年10月,无锡中院对上诉两笔担保分别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马小平不服终审判决,向江苏省高级法院提出再审请求。日前,江苏省高院已经立案,决定再审。

由上述案件来看,传统的收购尽职调查工作并不能有效防范此类隐性债务风险。我个人建议收购方应当将调查推前,要对该公司、公司法人本人、关联方要有充分的调查和了解,同时充分挖掘尽职调查所得到材料以便形成线索尽可能多地发现隐性债务,另外再辅以法律技术手段强化收购协议中对被收购公司原法人和股东的隐性债务承担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