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乔丹和小甜甜布兰妮

2015年5月11日,迈克尔·乔丹通过新闻发言人发表声明,称北京市高院对“乔丹”系列商标争议案驳回了上诉请求,维持一审判决。迈克尔·乔丹表示,将向最高院申请再审。在一审时,法院审理后认为,即使存在争议商标侵权,侵害的也是迈克尔·乔丹作为特定民事主体的民事权益,并不属于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等《商标法》中所规定的“不正当手段”。

2012年1月5日,因认为自己的名字在中国被恶意注册成了钟表类商品的商标,国际流行乐坛天后级人物小甜甜布兰妮将中国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告上法庭,要求其撤销准予注册裁定的案件,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布兰妮的诉讼请求。法院审理认为,布兰妮方面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万富达公司申请注册“布兰妮”商标时,她已在中国公众中广为人知,不应属于中国商标法关于驰名商标的保护范围,因而判决驳回了布兰妮的起诉。

在国外名人涉及中国商标注册纠纷案件上,迈克尔·乔丹并不是孤例。

对于企业家而言,这个案件中的一些细节是有借鉴价值的:

一、当企业要做大做强或走出国门时,商标管理是一项不能忽视的专业性很强的事务。

1、假如迈克尔·乔丹胜了这场诉讼,对发展了20年的乔丹体育公司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当初选择乔丹作为商标名称,短期内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潜藏的风险也是巨大的,因为此类纠纷诉讼结果并不是完全能预先确定的。而且,事实上,乔丹体育的上市进程就是因纠纷而被生生打断了。

2、假如迈克尔·乔丹和耐克公司在乔丹体育早早地重视中国市场的商标战略布局,也不会遇到这样艰难的诉讼状况。

二、诉讼是专业复杂,也需要事先精细策划

可以注意到二审新闻报道中提到:

“上诉人提交了10份证据,其中的一份市场调查表示,全国68%的受访者听到“乔丹”首先会想到篮球明星迈克尔·乔丹,这一数据在上海地区更是高达85%以上。但法院认定这10份证据不属于新证据范畴,均不予采纳。”

这是可以避免的状况。

最近还看到2个与商标有关的有趣的案件,但都对企业的商标战略制定有重要指导意义,在这里一并转述。

一个是有关这几年突然名声大作的红茶金骏眉。北京市高院终审行政判决书认为:

通过现有证据,足以证明“金骏眉”商标在商评委作出裁定时,已经作为红茶的商品名称为相关公众所识别和对待,成为特定种类的红茶商品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因此,基于裁定作出时的实际情况,应当认定被异议商标的申请注册,违反了《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

就是说,金骏眉不能注册为商标,因为是红茶种类的通用名称。

另一个是和微信有关的。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一审认为:

先申请原则是商标注册的一般原则,但同时,商标注册核准与否还应当考虑公共利益,当商标申请人的利益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时,应当结合具体案情,作出合理的利益平衡。同时还有尊重市场的客观实际。本案中,虽然诉争商标申请在先,但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诉争商标已经持续、大量投入商业使用,并形成一定数量的消费群体。然而,“微信”作为腾讯公司的即时通讯服务应用程序,在2013年7月就已拥有4亿用户,且有多地政府机关、银行、学校推出微信公共服务,广大用户已经将“微信”与腾讯公司的上述服务密切联系起来。如果核准诉争商标注册,将会给广大微信用户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不便甚至损失,即对公共利益产生消极、负面的影响。因此,诉争商标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所指的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应予以核准注册。最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维持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作出的商评字〔2014〕第67139号关于第8840949号“微信”商标异议复审裁定。

就是说,虽然你申请注册微信这个商标在先,但是后来腾讯公司使用这个商标用出规模了,于是就变成涉及公众利益了,就不能核准你的商标注册申请了。这个案子的主审法官还写了个“审理心路”。这个案子目前只看到一审结果,估计会进入二审。
microMsg.1429606616791-0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