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乐》缴纳版权费事件的思考

作者:上海市信息法律协会 李立 王原

据称,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要对殡仪馆播放《哀乐》按每平方米每年2元收取版权费,南京率先试点。首个提出向殡仪馆收取《哀乐》版权费的,是刚入行不久的律师翁磊。今年9月,翁参加南京市殡仪馆一个追悼会,听见《哀乐》响起,他自称突然想到:殡仪馆播放《哀乐》,是不是也该缴版权费?翁称自己立即联系中音协相关负责人,一周后中音协就告知其决定向殡仪馆收取版权费。翁说,他想让大家提高对版权的认识。翁同时说,他在网上查询发现《哀乐》作者叫罗浪,翁还说,中音协称,早在几年前罗浪就已把所有作曲作词打包,和中音协签订相关委托书,作为受委托方中音协应该向殡仪馆收取相关费用。《哀乐》缴纳版权费,这显然于很多人的固有想法有冲突,此事件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

以法律专业的角度来看,我们或许可以这样分析这个事件:

一、《哀乐》肯定是著作,作者有著作权。这一点我想不会有什么人会提出异议,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三款规定”本法所称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创作的文学、艺术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工程技术等作品······(三)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 ”

二、殡仪馆播放哀乐,算不算是法律规定的可以不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合理使用”情形之一呢?
对照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这种行为肯定不属于该款所讲的“合理使用”。

三、目前,根据记者的调查,哀乐的作者目前仍有争议。在真正的著作权人还没有确定的前提下,考虑这个哀乐是不是要向殡仪馆收费,似乎有点早了些。

四、再说了,这毕竟是一个民事领域的纠纷,真正的权利人完合可以通过向法院诉讼来取得一个司法判决,一切自然就可以有一个权威而有效力的定论。

五、民法还有一些基本的大原则,如公序良俗原则,也就是说,虽然合法的不一定是合理的。这个事件是不是能够适用这个原则,这要看司法或立法机关的判断,但从情感上来说,在悲伤的对亲人进行悼念场合下收取费用,把《哀乐》版权费转嫁到死者亲属身上,是不应该也不合理的。中音协因此惹来骂声一片,超过八成广州市民表示不应该收这项费用,狠批其”想钱想疯了!”中音协挨此一骂也不是太冤。

六、其实,如果殡仪馆只提供音响设备和播放服务,让家属自带哀乐碟片,死者家属播放自己购买的碟片,那么,殡仪馆没有使用音乐作品,更不需要缴费,就绝对不会侵害著作权人的权益了。殡仪馆主楼内目前有22个告别厅和4个大礼堂,粗略按每个告别厅200平方米、每个大礼堂2000平方米计算,每年为此要缴约2.5万元版权费。如果由死者家属支付,到底如何分担呢,这也是个不大好操作的问题。如果由殡仪馆支付,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本文作者:李立律师,公司法律顾问型律师,擅长合伙与股权实务】
微信搜索“202369”添加微信好友,电邮202369@qq.com 仅供联络预约,不提供线上法律咨询;谨慎接受委托,尽心专业服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