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游戏代练公司颁发营业执照的法律分析

作者:上海市信息法律协会 李立 王原

组织电脑和人员,通过打游戏赚取虚拟货币或者级别、工具等,然后通过网络出售赚钱,这种游戏代练的模式一直未被官方认可。不过,武汉工商部门近日首次核发了一家游戏代练公司的营业执照,探索游戏代练的官方监管模式。 资料显示,这家网游代练公司由一个名叫李洋的年轻人创办。据了解,这位80后的小伙子原本在华中农业大学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但由于平时就对互联网和网络游戏十分热爱,在网游中,李洋通过打金(在游戏中赚取虚拟的金币)、练级(帮别人获得更高的玩家级别)、网上销售装备等,收入比较可观。近日,他辞职购置了十几台电脑,在网上招聘了十几个喜爱网络游戏的年轻人,帮自己打金、练级、赢装备,赚的钱按比例分成“他办执照前问了我们这种行业国家是不是允许,能不能办个执照。由于这是一种新型行业,我们也吃不准,经过请示分局业务科室,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于是他办理了个体营业执照。“建桥工商所副所长王忠介绍,最后这家公司定名为“武汉市汉阳区李洋网络技术服务部”。

说到代练,实际就是帮某些游戏玩家升级,因为某些玩家想再高等级的时候才开始自己动手完,或者自己没时间去无聊的重复单一的升级,就找在网游里通过替别人练级打装备获取收益的人。

04年前的代练的定义就是代替你练级,帮你打装备。这是为了以前白领一族服务的,因为他们白天要上班,但是晚上回家又想玩游戏。这就是这个产业的雏形。04年以后,网络游戏象洪水一样进入中国大陆。使得这个产业的发展突飞猛进。这时的带练还是帮忙练级,但是课户的范围大大加大了。05年是代练的黄金时期,由于传奇,天堂,奇迹的出现,使得代练们看到新的商机。现在的代练是以打钱为主,代升级为副。

在对“武汉市汉阳区李洋网络技术服务部”的营业范围界定时,工商部门给出的是“网络咨询、技术服务”类,而非“打金、网游代练”等。在对“武汉市汉阳区李洋网络技术服务部”的营业范围界定时,工商部门根据国民经济分类目录 G61 计算机服务业下网络咨询技术服务类,而非“打金、网游代练”等,是有依据的。

虽然法律对虚拟物品还未定论,但虚拟游戏装备交易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最早只是玩家间的个别交易,先在网上谈好价格,再在现实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原始的方法只能局限在同城交易,一旦有了地域的差距后就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在这样的交易中,渴望中介的需求被发掘,中介平台在网络上雨后春笋般出现了。装备交易网站一般不直接出售游戏装备,只是起中介的作用。双方在论坛或者私下谈好价格,买家先把钱打到交易网站,网站收到钱后通知卖家,卖家把游戏装备划到买家后,交易网站再把钱汇给卖家。交易网站从中收取一定的手续费。对买卖双方来说,虽然多花了一点钱,但交易双方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了。很多虚拟装备的交易网站在玩家中已经做出了名气,从24小时客服到银行的信用担保,都做得非常到位。据一位经营虚拟装备交易网站的负责人透露,去年仅是《传奇2》的虚拟游戏装备的地下交易额至少有10亿元人民币。至于真正流散在民间的交易数额,则更是无法统计的庞大数值。还有大量的代练公司、外挂公司。一个“奇迹”的外挂公司,月收入就可以达到200万元。试图掘金的还有大量散兵游勇的代练人员,自搭草台班子的游戏装备中介,他们是这个地下产业的个体户。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数也在急剧膨胀中,据不完全统计,在杭州仅游戏代练公司就有十几家,最大的一家有六十多人,员工遍布全国各地。

武汉工商部门给游戏代练公司的营业执照,此举单纯从法律本身并无不妥。因为:一、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的规定,此类业务本身也不属于需要另行办理行政许可的项目;二、从民事角度来看,“法无明文禁止即可行”,此类经营也未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但是,从文化传播及网游健康发展的角度看,一方面,“玩游戏能赚钱”的代练与控制网瘾是背道而驰的,代练公司会造成一种职业性的沉迷。“防沉迷系统”规定连续打三小时以上就属于不健康游戏时间,而公司会要求雇工连续打十几小时,而且会造成孩子有这样的心里—整天玩游戏不念书也没关系,将来可以去做代练。我们的政府应当支持、鼓励网络游戏的健康发展,但坚决反对沉迷网游。但从另一个方面讲,颁发执照也在一定程度上规制了代挂公司的盈利行为。因此,武汉工商这一突破现状的新举措究竟对网游的发展将起到什么作用尚未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