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经审理查明,2015年6月至8月,被告人杨某在担任某银行上海浦东支行零售业务部副经理期间,利用自己的工号或冒用其同事的工号,登录银行个贷查询系统,非法查询并下载他人征信信息共计10000余条。随后,被告人杨某将这些信息以每条25元至50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他人,非法获利人民币37.4985万元。继续阅读

商标申请人持有未记载经营范围信息的新版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办理商标申请事宜的,不再提交从登记机关指定网站下载打印的关于经营范围的证明材料。

办理转让商标申请,受让人为自然人的,参照上述情况办理。

此前,知识产权法院与基层法院收案是根据类型区分,不受诉讼标的的限制。2016年2月19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调整本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本次规定明确了知识产权法院在诉讼标的额方面的管辖要求,基层法院管辖案件不受诉讼标的额限制。继续阅读

自2016年5月1日起,相关机构向证监会或其派出机构申请颁(换)发证券、基金、期货业务许可证时,如持有其他证券、基金、期货业务许可证的,应当同时缴回,由证监会或其派出机构统一颁(换)发新证。相关机构因暂无换证事由仍持有原证的,原证继续有效,但为贯彻落实国务院相关要求,实现现有机构代码向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过渡,最迟应当于2017年底前取得新证。

有一部分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在遇到诉讼时往往会有一个表现:缺乏证据。或是没有证据,或是提供的证据没有证明力,比如不是原件、内容不相关等。遇到这种状况,企业家的应对就体现出了管理思想的层次了:初级的,仅在个案上使劲想办法找证据;中级的,在个案中吸取教训作好企业内部的诉讼风险防范;高级的,反思企业管理上问题,提升管理。大多数的企业停留在初级,少部分企业能做好中级,能达到高级的极少。思想决定了眼界,遇到诉讼就只围着诉讼及诉讼风险转,浪费了这次诉讼带来的机会-浪费了提升企业管理水平的机会。举个例子。继续阅读

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数超过200人,在操作新三板、四板、股权设计、融资等事务中常常会听到这个说法。但是,这个“200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很多企业家并不是太清楚。简单归纳如下:继续阅读